心生菩提樹4 平凡之中體悟真理 智緣 生命由自己主宰 讓內心遠離無所事事的生活 不要等到一切結束時再去後悔人生的虛度

心生菩提樹 菩提樹下
菩提樹

心生菩提樹:平凡之中體悟真理 智緣

生命由自己主宰

有一位修行僧來到施主家,看見對方正用楊枝漱口,並把牛黃塗在前額,頭頂戴著貝殼,手拿毗勒果高高舉起,然後貼在額上,態度非常地恭敬。

  修行僧看見他這個樣子,不解地問道:“你到底在幹什么?”

  施主得意地說:“我要扮吉相。”

  “扮吉相能得到什么好處呢?”修行僧追問。

  “這樣就能得到巨大的功德,譬如該死的,能得以存活;被捆綁著的,能得以解脫;挨打的,能被寬恕等等,舉不勝舉。”

  聽到施主如此無知的話,修行僧笑道:“如果說扮作吉相就能獲得這些福利,那真不錯。可是請你告訴我,這牛黃是從哪裏來的?”

  “牛黃是從牛的胸腔中取出的。”施主說。

  “如果塗上這牛黃,就可以得到吉祥和福報,那么,牛為什么反而被人用繩子、鏈子穿透鼻孔,被迫去拖車,被人騎乘,而且還要忍受鞭策、饑渴和疲勞的煎熬呢?”

  “牛的確是過著這樣的生活。”施主點頭表示同意,但他不明白這是為了什么。

  “牛自身擁有吉祥的牛黃,卻不能解救自己所受的困苦,這又是為什么呢?”修行僧見施主仍然迷惑,又進—步開解說:“牛有牛黃,尚且不能解救自己的苦痛,而你只是在額上擦些牛黃,又怎能解救自身的困境呢?”施主聽完修行僧的教訓,覺得有道理,也就默不作聲了。

  修行僧又問他:“這種雪白的硬物,又能吹出聲音的東西,到底是什么?它是從哪裏來的?”

  “這是從海裏湧出來的貝殼。”施主回答。

  修行僧解釋道:“它顯然是被海浪遺棄在陸地上,又被烈日炙曬,才窒息而死的。倘若如此,怎能說是吉相呢?那只蟲跟貝一塊兒生活,晝夜都藏在貝殼裏。但當它死去的時候,貝殼尚且救不了它,你現在只是暫時戴上了貝殼,如何救得了你的不吉呢?”施主一聽,連連點頭,默默不語。

  修行僧知道自己的話已經打動了對方,是該救他的時候了,便繼續說:“你告訴我,世人把它看成是歡喜丸,非常重視的那個東西是什么?”

  “那是毗勒果啊!”施主說。

  “毗勒果是樹上的果實。人要得到它時,先用石頭投擲,毗勒果和樹枝就一塊兒墜地。因為有果實存在,樹枝和葉子才會被打落下來。”

  “的確如此。”

  “如此看來,你就算有了它,又有什么吉相可言呢?果實雖然生長在樹上,自身卻無法守住這棵樹。有人投擲要得到它,樹枝和樹葉同時墜落,又被做成柴薪燃燒而不能自救,怎么又能保護得了人類呢?”

  聽了修行僧一番誠懇的話,施主心頭的迷惑頓時解開了。他終於明白,這世上根本沒有一個外在的可以主宰吉凶的東西。

  外在的幫助固然重要,但只有自己才能真正地主宰自己。正如文中的施主所領悟到的,世上並沒有外在的、可以主宰吉凶的東西。因此,一定要學會做自己的主人。

讓內心遠離無所事事的生活

有一個小和尚,整天念經念煩了。

  一天夜裏,他做了一個奇怪的夢,他夢見自己在去閻羅殿的路上,看見一座金碧輝煌的宮殿,宮殿的主人請他留下來居住。

  小和尚說:“我每天忙於念經和學習佛法,現在只想吃,想睡,我討厭看書。”

  宮殿主人答道:“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么世界上再也沒有比這裏更適合你居住的了。我這兒有豐富又美味的食物,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不會有人來打擾你。而且,我保證沒有經書給你看,也沒有任何佛法要你領悟。”

  於是,小和尚高高興興地住了下來。

  開始的一段日子,小和尚每天吃了睡,睡了吃,感到非常快樂。漸漸地,他覺得有點寂寞和空虛,於是就去見宮殿主人,抱怨道:“這種每天吃吃睡睡的日子過久了也沒有意思,我對這種生活已經提不起一點興趣了。你能不能給我找幾本經書看,給我講幾個佛祖的故事聽呢?”

  宮殿的主人答道:“對不起,我們這裏從來就不曾有過這樣的事。”

  又過了幾個月,小和尚實在忍不住了,又去見宮殿的主人:“這種日子我實在受不了了,如果你不給我經書,我聽不到佛法,我寧願去下地獄,也不要再住在這裏了。”

  宮殿的主人輕蔑地笑了:“你以為這裏是天堂嗎?這裏本來就是地獄啊!”

  人活著需要思考,需要勞動。如果整天活在安逸中,看起來是很享受,其實無異於是活在地獄中。這樣的生活過久了,人也就成了行屍走肉。

不要等到一切結束時再去後悔人生的虛度

一天,老和尚坐在寺廟裏。傍晚時分,弟子們靜靜地坐在他的身邊,聽老和尚開示。

  老和尚看著弟子們,慈祥地說:“世界上有四種馬:第一種是良馬,主人為它配上馬鞍,套上轡頭,它能日行千裏,快如流星。尤其可貴的是,當主人一揚起鞭子,它見到鞭影,便知道主人的心意,遲速緩急,前進後退,都能夠揣度得恰到好處,不差毫厘。這是能夠明察秋毫的第一等良馬。

  “第二種是好馬,當主人的鞭子抽過來的時候,它看到鞭影,不能馬上警覺。但是等鞭子掃到了馬尾巴的毛端時,它也能知道主人的意思,奔馳飛躍,也算得上是反應靈敏,矯健善走的好馬。

  “第三種是庸馬,不管主人多少次揚起鞭子,它見到鞭影,不但毫無反應,甚至皮鞭如雨點般地抽打在皮毛上,它都無動於衷,反應遲鈍。等到主人鞭棍交加,打在它的肉軀上時,它才能開始察覺,順著主人的命令奔跑,這是後知後覺的庸馬。

  “第四種是駑馬,主人揚鞭之時,它視若未睹;鞭棍抽打在皮肉上,它仍毫無知覺。直至主人盛怒之極,它才如夢方醒,放足狂奔,這是愚劣無知,冥頑不化的駑馬。”

  老和尚說到這裏,突然停頓下來,眼光柔和地掃視著眾弟子,看到弟子們聚精會神的樣子,心裏非常滿意,繼續用莊嚴而平和的聲音說:“弟子們,這四種馬好比四種不同的眾生。第一種人看到自然無常變異的現象,生命隕落生滅的情境,便能悚然警惕,奮起精進,努力創造嶄新的生命。好比第一等良馬,看到鞭影就知道向前奔跑,不必等到死亡的鞭子抽打在身上,即將喪身失命時才後悔莫及。

  “第二種人看到世間的花開花落,月圓月缺,看到生命的起起落落,無常侵逼,也能及時鞭策自己,不敢懈怠。好比第二等好馬,鞭子打在皮毛上,便知道放足馳騁。

  “第三種人看到自己的親族好友經曆死亡的煎熬,肉身壞滅,看到顛沛困頓的人生,目睹骨肉離別的痛苦,才開始擔憂驚懼,善待生命。好比第三等庸馬,非要受到鞭杖的切膚之痛,才能幡然大悟。

  “第四種人當自己病魔侵身,四大離散,如風前殘燭的時候,才悔恨當初沒有及時努力,在世上空走了一回,好比第四等駑馬,受到徹骨徹髓的劇痛,才知道奔跑。然而,這一切都為時已晚了。

  世事本無常,自然界的花開花落,人世的生離死別,都是無法逆轉的自然規律。我們應該經常提醒自己要勇猛精進,不能等到四大離散之時再去後悔人生的虛度。

文章來源:http://www.book853.com/show.aspx?page=10&&id=1668&cid=53 http://www.book853.com/show.aspx?page=11&&id=1668&cid=53 http://www.book853.com/show.aspx?page=12&&id=1668&cid=53

Facebooktwitterredditpinterestlinkedinmail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