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頭路滑7 星雲禪話1 星雲法師著 我不是佛 我也有舌頭 思量不思量

我不是佛

我不是佛

有一秀才,住在寺中讀書,自覺聽明,常以禪機和趙州禪師論辯,有一天問禪師道:
  
  「佛陀慈悲,普度眾生時總是恆順他的心願,不違眾生所求,不知是不是如此?」
  
  趙州禪師回答說:「是的!」
  
  秀才又說:「我很想要禪師您手中那根柱杖,不知是否可以滿願得到?」
  
  趙州一口拒絕說:「君子不奪人所好的道理,你懂嗎?」
  
  秀才機辯道:「我不是君子。」
  
  趙州當頭大喝說:「我也不是佛。」
  
  秀才雖然無以為對,卻不認輸。有一天,秀才坐禪時,趙州禪師從他身旁經過,他看看禪師,並不理睬,趙州禪師責問道:
  
  「青年人見到長者怎麼不站起來行禮迎接!」
  
  秀才學著禪師說道:
  
  「我坐著迎接你,就如同站起來迎接你!」
  
  趙州禪師聽後,忽然上前打了青年一個巴掌!
  
  青年大怒,責問趙州禪師道:「你為什麼打我?」
  
  趙州禪師溫和的說道:「我打你就如不打你!」
  
  秀才是知識份子,禪師是體悟真理的聖者,知識份子不是體悟真理的聖者的對手,尤其是趙州禪師,他的禪風活潑捷巧,乾淨俐落,隨便一言,讓你無法招架。趙州不是慳吝不給柱杖,只是趙州不喜歡秀才強詞奪理討杖的方法罷了。尤其給秀才一掌:「我打你就如不打你!」這就是給只學禪而不悟禪者的訓誡了。

我也有舌頭

廣慧元璉禪師初學道的時候,依止在真覺禪師的座下參禪,白天負責廚房典座的工作,晚上則以誦經作為修行的功課,一日,真覺禪師問他道:
  
  「你看什麼經?」
  
  元璉回答道:「維摩經。」
  
  真覺再進一步問道:「經在這裡,維摩居士在哪裡?」
  
  元璉茫然不知如何回答,深愧自己所知有限,反問真覺禪師:「維摩在哪裡?」
  
  真覺回答道:「我知道也好,不知道也好,就是不能告訴你!」
  
  元璉覺得非常慚愧,就辭別真覺禪師到處雲遊行腳,親近的善知識多達五十人以上,但是仍然不能契悟,一日去參訪河南首山省念禪師:
  
  「學人親到寶山,空手回去之時如何?」
  
  首山禪師道:「拾取自家寶藏!」
  
  元璉當下大悟,說道:
  
  「我不懷疑禪師們的舌頭。」
  
  首山問:「為什麼呢?」
  
  元璉回答:「我也有舌頭。」
  
  首山很高興地說:「你已經了悟憚的心要了。」
  
  舌頭人人都有,但真正懂得舌頭的妙用不多。舌頭會說話,一言以興邦,一言以喪邦,這就是看會不會運用舌頭。有人以舌頭做功德,有人以舌頭造罪業;有人舌璨蓮花,有人嚼舌根子,禪師的舌頭,大眾能會嗎?

思量不思量

有一次,藥山惟儼禪師正在禪坐的時候,來了一位行腳的出家人,看到靜坐中的禪師就問:
  
  「你在這裡孤坐不動,思量一些什麼事情啊!」
  
  「思量不思量。」禪師回答說。
  
  「既然是不思量,又如何思量呢?」這位行腳僧不放鬆地追問。
  
  「非思量。」禪師針鋒相對地回答。
  
  這則公案從一般的理論上看,既思量,卻又不思量,似乎互為矛盾,其實有它的道理,意思是說:禪雖然不是文字知解,主張言語道斷,但是通過文字知解,可以把握不可言處的真髓,也唯有超越知識見解上的執著,才能探驪得珠,體會真正的禪味。

文章來源:

  1. http://www.book853.com/show.aspx?page=19&&id=313&cid=53
  2. http://www.book853.com/show.aspx?page=20&&id=313&cid=53
  3. http://www.book853.com/show.aspx?page=21&&id=313&cid=53

Facebooktwitterredditpinterestlinkedinmail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