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宗公案2 陳繼生 骨裹皮 無一法可得 是什麼?

骨裹皮

禪宗公案2 陳繼生

骨裹皮

  有一學僧在庵側旁看見一隻烏鴉,就向大隨禪師請示道:

  「眾生都是皮裹骨,為什麼烏龜卻是骨裹皮呢?」

  大隨禪師聽後,並不作答,僅將自己的草鞋脫下,覆蓋在烏龜背上。

  守端禪師曾為大隨的舉止,做了一首偈頌,頌云:

  「分明皮上骨團團,卦畫重重更可觀,拈起草鞋都蓋了,這僧卻被大隨瞞!」

  佛燈禪師也跟著做了一首偈頌云:

  「法不孤起,仗境方生,烏龜不解上壁,草鞋隨人腳行。」

  寶峰禪師更明顯的指出:

  「明明言外傳,信何有古今?」頌云:

  「擲金鐘,輥鐵骨,水東流,日西去!」

  吾人生在這世界上,到處都有好奇心,即此好奇心,求知則可,悟道則遠。悟道者乃由平常心也。學僧見龜骨裹肉,即起好奇心,大隨以草鞋蓋覆,即蓋覆此一虛妄之根源的好奇心。佛燈禪師的「烏龜不解上壁,草鞋隨人腳行」,這是多麼平常的事!寶峰禪師的「水東流,日西去」,這又是多麼平常的事!可是在平常裡,有一個世間上不平常的原則:緣起性空!明乎此,則佛道也,禪心也,解脫也,均在此中心!

無一法可得

  有一次仰山慧寂禪師問雙峰禪師道:

  「師弟近日可有什麼見地?」

  雙峰:「據我所知,實無一法可得!」

  慧寂:「你這樣仍然停滯在塵境之上啊!」

  雙峰:「我無一法可得,怎可又說我停滯在塵境上呢?」

  慧寂:「以為無法可得,其實就已有一法可得。」

  雙峰:「我只能做到這樣!根不隨塵,心不在境,師兄你認為應該怎麼樣?」

  慧寂:「你為什麼不去追究那無一法可得的?」

  做老師的溈山靈佑禪師在旁邊聽了這句話,不禁歡喜地讚歎道:

  「慧寂呀!你這一句話,可要疑煞天下人啦!」

  雙峰仍然不解,他以為既然無一法可得,又怎麼去追究呢?

  靈佑禪師知道雙峰的心意,故對他說:「你就是一個天下人啊!」

  禪者的修行,就是要修那無修的行門,就是要證那無證的果位,因為無修才是真修,無證才是真證,故所謂無一法可得,才得真得。因為「行到山窮水盡處,自然得個轉身時」,就是此意。《維摩經》云:「啟建水月道場,大作空華佛事,降伏鏡裡魔軍,證悟夢中佛果。」真正的禪者,即應作如是觀。

是什麼?

  雲居禪師在洞山良介禪師處結一草庵,獨自專修,有一次連著十天都沒有至齋堂用餐,洞山禪師非常關心,也非常奇怪,就特地召見他問道:

  「這些天你怎麼沒有赴齋?」

  雲居禪師非常喜悅自得的說道:

  「每天都有天神為我送食!」

  洞山聽後,很不以為然的說道:

  「我以為你是個修行的禪人,原來只是個執著世間福德的庸俗之輩!明天再見吧!」

  到了第二天,雲居禪師依言拜見洞天禪師,洞山大聲的呼喚雲居的名字,他恭謹地回應。洞山突然問道:

  「福德為最呢?證悟福德性為最呢?」

  雲居聽後,啞然無語,他知道福德是有修有證的,福德性是無修無證的,原來他的修行已墮入到有法中去了,他懷著滿腹的疑團返回草庵。

  在庵中寂靜地思惟著,他沈浸於寂靜時,一連三天,天神再也不到庵中為他送食,但他獲得了「禪悅為食」的無為法的境界。

  修行的人,報感人天,雖然是可羨慕的,但福報一完,五衰相現(天人福盡有五衰:一、頭上花委、二、腋下出汗、三、身上有臭、四、不樂本座、五、衣裳垢膩),仍不免生死輪迴,故禪者不以世間榮辱為準,不以世間善惡為是,在榮辱善惡之外,能會禪心嗎?

文章來源: http://www.book853.com/show.aspx?page=5&&id=2462&cid=53, http://www.book853.com/show.aspx?page=4&&id=2462&cid=53, http://www.book853.com/show.aspx?page=6&&id=2462&cid=53

Facebooktwitterredditpinterestlinkedinmail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