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宗的哲理小故事15 和顏愛語 [日] 山田無文 它本身即佛 明惠上人的感激 什么在畫 獨山和尚出家的因緣 自覺生命的尊嚴

禪宗的哲理小故事 : 山田無文
禪宗的哲理小故事

它本身即佛——明惠上人的感激

栂尾的明惠上人走在路上,不知發現了什么,合掌禮拜,不久淚流滿面。

弟子好奇,問:“上人您看到了什么?又是什么讓您傷心落淚?”

“那裏開著一枝花,招人喜愛。你仔細看看,是誰讓她開的?這么可愛的造型出自誰手?美麗的顏色是誰染的?為什么偏偏開在這裏?這么一莖草花,不可思議,不可說,不可稱量。這一枝花,用人的智慧無可估量,它本身即佛。這難道不是如來的化身嗎?難得,實在難得!”說著已是熱淚滾滾。如此感激必然泉湧。

芭蕉也詠道:“仔細看,薺菜花開籬笆外。”

別人不屑一顧的籬笆牆下,薺菜花開,多可愛啊。這個其貌不揚、單薄的小花在自己頑強地開放著。幹得多漂亮啊!能細心觀察到可愛的小花,芭蕉的眼光不也難能可貴嗎?

蓮如上人揀起掉在簷廊上的紙頭,畢恭畢敬地奉為“佛之生命也”。從一張紙頭也能發現佛之生命的上人的眼力之高,是我們必須學習的。

“柳染觀音微妙相,松吹說法度生音。”看到什么都能作為佛的形象拜;聽到什么,都能作為佛的聲音聽;見到誰都能拜為佛,看到什么人都能拜為觀音,開啟這樣的眼光,即“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無思慮,佛之功”。從無思無慮看事物,即可得“一色一香,無非中道”。

什么在畫——獨山和尚出家的因緣

京都相國寺有一位字畫兼長的著名住持叫獨山和尚的弟子學習繪畫,想成為畫家。一次,東山高台寺舉行筆會,展覽眾人的畫,並在客人面前即席作畫。

  這時大德寺的住持牧宗和尚過來,站在他面前看了問道:“後生,你畫得相當不錯,究竟是什么在畫?”

  被牧宗和尚這么一問,他不知如何回答是好。當然不能說筆在畫,也不能說手在畫,也不能說身體在畫。是心在畫。那么,這個心是什么?是別人要你畫才畫的心呢?還是想賣畫賺錢的心呢?是想成為著名畫家的名譽心呢?還是僅僅畫畫心切呢?到底是什么在畫?只是因為畫畫心切而畫,太盲目了吧?究竟是什么在畫,以什么自覺去畫?這一問,讓他啞口無言。

  畫了半天,連什么在畫都說不清楚,沒意義。回家後,他對鐵齋先生講了這件事。

  “今天有個怪和尚,問‘後生什么在畫?’我沒回答上來。究竟是什么在畫呢?畫畫的家夥,究竟是什么?”

  於是,鐵齋先生說:“這個,你得向禪宗的和尚請教。”

  “禪宗的和尚,請教哪一位呢?”

  “你去問問天龍寺的峨山和尚吧。”

  這樣,他拜訪了峨山和尚。

  “這種事不是我說了你就能懂,必須你自己懂才行。”峨山和尚說。

  “怎樣才能懂?”

  “必須坐禪。”

  一來二去,為了弄清什么在畫,他終於丟下繪畫入了佛門,在天龍寺坐禪十年。終於做到了住持。他本來喜歡繪畫,所以做了住持後畫了許多好畫。

  出家後的獨山和尚還留下這樣的軼事。一次,他陪同峨山和尚訪問東京的一戶人家,壁龕上掛著漂亮的掛軸。因為自己好此道,他也不管師傅當面,不客氣地湊上去脫口而出:“這畫畫得不錯,只是筆畫顯得多了一些。”

  “筆畫不多,是你的話多!”峨山和尚厲聲申斥。這句話很見峨山和尚其人,意味深長。

自覺生命的尊嚴

中國唐代的名僧中,有一位百丈禪師。

  一次,某僧向百丈禪師請益:“如何是奇特事”。

  “奇特事”即特別來之不易的,稀世難求,或驚世駭俗的事件,獨家新聞之類的意思。

  “獨坐大雄峰。”百丈禪師答曰。“大雄峰”是百丈禪師所在的山名。大意是,我一人坐於此,這就是奇特事,是來之不易的,是驚世駭俗的。這個回答意味著,還有比自己活著坐在這裏的事實更寶貴的嗎?我們需要充分自覺現在活著的這個自己的不可思議,來之不易,難能可貴。

  換句話說,即生命的尊嚴,自己活在世上的生命的尊嚴。據說那位史懷哲博士在赤道下面的一條河上航行,一邊思考著各種人生問題,一邊不辭辛苦地溯水而上,第三天還是什么時候,當夕陽落到地平線突然看到野生河馬群時,神秘地直觀到“對生命的敬畏”,這種對生命的驚異、尊敬,即自己現在活在世上這個事實的尊嚴,這是我們必須首先深刻體會的。懂得自己生命的寶貴,自然理解必須尊重所有的生命,由衷地領悟“勿殺”的佛戒。

  一次釋尊走在路上,從地上捏起一撮土放在指甲上,回頭問隨從的阿難:“阿難,你說指甲上的土和大地的土哪個多?”這是連幼兒園的孩子都能馬上回答出來的問題。阿難答道:“如來佛,這當然是地上的多,指甲上的只有一點啊。”佛開導他:“對啊,這個世界上,以生命的形態而生者如地上的土之多,然而獲得人的生命而生的,卻只有指甲上的土這么少。必須珍愛生命。珍惜自己的生命,也必須珍惜別人的生命。”

  佛教常說無常,但不是說人反正免不了一死就得過且過。正因為是必有一死的生命,才要愛惜。眼下一些年輕人的作為完全背道,既然是有限的生命,不如短而粗,醉生夢死,破罐子破摔。正因為是難以預料生死的生命,所以要愛惜,品咂生命的意義,活出最有意義的人生。

  細按,我一人今天在世,有父母之恩,祖先之恩,社會大眾之恩,大自然的造化之恩,其恩重如山。可以認為,這一切都是為我一人而存在。

  “一即一切,一切即一”。覺悟了我一人生命之難能可貴,必然視世上萬般生命如自己生命,倍加愛惜,並願為這些生命去奉獻。

文章来源: http://www.book853.com/show.aspx?page=43&&id=1700&cid=53, http://www.book853.com/show.aspx?page=44&&id=1700&cid=53, http://www.book853.com/show.aspx?page=45&&id=1700&cid=53

Facebooktwitterredditpinterestlinkedin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