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体燃烧六小时 出舍利一百四十一 多杰洛桑法王法驾佛土(中华日报 2004/9/27)

金刚体燃烧六小时 出舍利一百四十一

金刚体燃烧六小时 出舍利一百四十一

多杰洛桑法王法驾佛土

中华日报 2004/9/27

多杰洛桑老法王是仰谔益西诺布大法王座下弟子,贯显神通,表露佛法,有《圣僧铁记》一书记载。他多年跟随仰谔大法王上师学佛修行,昼夜不眠不休,连床铺都没有,只有一个蒲团随身。洛桑深得大法王上师传承,感恩涕涟,发宏愿要依师渡众生。但是,这位有着非凡因缘的洛桑却多处显露神通,不顾影响,由于因缘所至,障业现前自成阻隔,于二00一年四月被深圳公安局关押,无缘随师修学,二00三年七月法庭开庭审理,无有定罪,当时接到四川罗万寺,整日无事,信步游走乡间,时常两眼凝视虚空,观修行持,没有言语。可惜的是,他与众生法缘已尽,无法再为生说法。早在二00三年八月,蒋贡康钦仁波且就在他的记实中载明,洛桑曾明确告诉:他将于明年八月离开人间,要蒋贡康钦仁波且藏起来修法,今后有机会度众生,要把至高无上的法王上师之大法传给善士。不要忘了,仰谔大法王上师是在这个世界上掌有佛陀正法的最高法王!蒋贡康钦仁波且把全部过程作了记录,此记录在洛桑未圆寂前之二00四年阴历六月即在美国僧尼、居士中宣读,又于二00四年阴历七月在基金会公众宣读。多杰洛桑法王最终于阴历八月初二卯时圆寂,离开人世间。

洛桑住世后期,有王智英居士一直为他照料护关,智英居士非常直爽地告诉他:「法王,您千万别在夏天离开,这么热的天气,我收拾不了。」洛桑也很坦诚地承诺:「你放心,我不会在热天圆寂,我要等八月秋凉了再走。」洛桑一辈子生活简单,法务正见,不执着世法,走之前只对大家说:「我走了,多念点佛就好了。」阴历八月初二,他便兑现承诺圆寂了。宝光寺的比丘赶到他的住处,接他到宝光寺。

火化洛桑的那天下午,所显相境各式各样,十分异别。围着念佛的僧俗四众各对境都有着各自特别的感受,有人心里嘀咕:这个法王生前那么厉害,但现在完全不像大成就的样子,现病态圆寂,这根本就算不上大成就者。有人则指他怕难、怕苦不度众生,犯密宗十四根本戒。有人说他破戒显神通,是佛教的大戒,也有人说他证量非凡,实乃大道之显。终于,法持居士按捺不住站出来当众忏悔:多杰洛桑法王并非普通人,他所显的无常相是为教化我们,我们并没有生起无限的恭敬心来面对,反起分别见。他提议大家都应借此好好观无常,生起无限的恭敬心为老法王送行,一个成就者一定有佛菩萨殊胜吉祥的显法。此时,很多人也当众作了忏悔,人生如梦,无常迅速,无论贫贱与高贵最终都同样留下一具臭皮囊。大家生起无限的恭敬心念佛观无常,并发愿为众生祈福,祈祷国泰民安、祈祷风调雨顺、祈祷世界和平。万万没有想到,此时大日如来的毫光佛境很快展现加持众人,照相机、摄像机纷纷开启,贵公居士一连拍下三张大放毫光的太阳,太阳中心都有一个圆形的翠绿色图案,与仰谔大法王上师大师袍帽沿上那块绿翠完全相似,看到这个显境表法大家高兴得没法形容。

下午四点二十分点火了,大家围着火焰升腾的洛桑,有的念诵『南无阿弥陀佛』,有的念诵『心经』,有的念诵莲花生大师心咒,有的念诵观世音菩萨心咒,有的持玛哈嘎拉咒,大火像火龙一样在炉中盘旋,火龛箱体燃成一个火球,但此时突然出现了洛桑法王威严的头像,大众一下子兴奋起来,不约而同一齐大声转念六字大明咒。负责火化的比丘寂心师先后往炉子里添加了四推车柴,他说:从来没有烧过这么多柴。一阵熊熊烈火之后,估计他已化为灰烬,但这时突然显露出老法王的头和身体,一点也没有着火燃烧,衣服早已烧光,但是头和身体照常无法着火。这时不由得笔者想起密勒日巴祖师在凡火中不能燃烧的记载,今天竟然展现在眼面前,实在不愧是金刚多杰洛桑法王,众人这才明了金刚之体不着凡火的妙义。洛桑法王盘坐火中显大黑天境,众人大声持咒,请求着火焚体以取舍利,方听到「啪」一声,法王之身子骨终于着火了。转咒荼毗结束之后,洛桑生前的一套僧衣被送进火炉,炉内顿时连连闪光,随着大放光明,并且发出阵阵扑鼻的异香,大众一片欢呼。

通常情况下火化的全过程只需要一个多小时,可是洛桑法王一共燃烧了六个多小时,实在世所罕见。可想而知他本该是何等的金刚之身,怎奈他过多张扬神通失之慎觉,遇到因果成熟,不得已提前告知蒋贡康钦仁波且要离开了。火化后拾得舍利子一百四十一粒。其金刚不坏火化六小时之表法及拾得舍利坚固子法物,彻底证明洛桑确实学到了仰谔大法王的如来正法,可惜的是,他不应该离开人间,而应住世宏法度生。

写到这里,想到在火化过程中有人说多杰洛桑不是法王,我们不禁要问:如果多杰洛桑是一普通凡夫,为什么他能提前预告圆寂时间?为什么他能金刚不坏,竟然烧六个小时,破历史纪录?为什么火化后还给拾得一百四十一颗舍利子?

凡夫怎么有此圣物呢?而在我们台湾,几十年来,只有一个广钦老和尚火化后有舍利子,而且才火化一个多小时就烧尽了。所以,这足以证明他不是世俗空头理论的佛法,只有真正的佛法才有这样圣迹的展现。由此,我们不由再想一想,平时,我们大家都在说『佛法难求,正法难遇』,而现在,仰谔大法王的如来正法展现了,他座下的弟子一个个都得到大成就,难道不应该想一想我们的了生脱死该如何面对吗?

[刘一之纪实]

金刚体燃烧六小时 出舍利一百四十一
金刚体燃烧六小时 出舍利一百四十一
Facebooktwitterredditpinterestlinkedinmail

金剛體燃燒六小時 出舍利一百四十一 多傑洛桑法王法駕佛土(2004 年 9 月 27 日刊載於中華日報)

自私與無我
關於“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的說明
關於“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的說明

關於“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的說明

金剛體燃燒六小時 出舍利一百四十一 多傑洛桑法王法駕佛土(2004 年 9 月 27 日刊載於中華日報)

多傑洛桑老法王是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座下弟子,貫顯神通,表露佛法,有《聖僧鐵記》一書記載。他多年跟隨仰諤大法王上師學佛修行,晝夜不眠不休,連床舖都沒有,只有一個蒲團隨身。洛桑深得大法王上師傳承,感恩涕漣,發宏願要依師渡眾生。但是,這位有著非凡因緣的洛桑卻多處顯露神通,不顧影響,由於因緣所至,障業現前自成阻隔,於二00一年四月被深圳公安局關押,無緣隨師修學,二00三年七月法庭開庭審理,無有定罪,當時接到四川羅萬寺,整日無事,信步遊走鄉間,時常兩眼凝視虛空,觀修行持,沒有言語。可惜的是,他與眾生法緣已盡,無法再為生說法。早在二00三年八月,蔣貢康欽仁波且就在他的記實中載明,洛桑曾明確告訴:他將於明年八月離開人間,要蔣貢康欽仁波且藏起來修法,今後有機會度眾生,要把至高無上的法王上師之大法傳給善士。不要忘了,仰諤大法王上師是在這個世界上掌有佛陀正法的最高法王!蔣貢康欽仁波且把全部過程作了記錄,此記錄在洛桑未圓寂前之二00四年陰曆六月即在美國僧尼、居士中宣讀,又於二00四年陰曆七月在基金會公眾宣讀。多傑洛桑法王最終於陰曆八月初二卯時圓寂,離開人世間。

洛桑住世後期,有王智英居士一直為他照料護關,智英居士非常直爽地告訴他:「法王,您千萬別在夏天離開,這麼熱的天氣,我收拾不了。」洛桑也很坦誠地承諾:「你放心,我不會在熱天圓寂,我要等八月秋涼了再走。」洛桑一輩子生活簡單,法務正見,不執著世法,走之前只對大家說:「我走了,多念點佛就好了。」陰曆八月初二,他便兌現承諾圓寂了。寶光寺的比丘趕到他的住處,接他到寶光寺。

火化洛桑的那天下午,所顯相境各式各樣,十分異別。圍著念佛的僧俗四眾各對境都有著各自特別的感受,有人心裡嘀咕:這個法王生前那麼厲害,但現在完全不像大成就的樣子,現病態圓寂,這根本就算不上大成就者。有人則指他怕難、怕苦不度眾生,犯密宗十四根本戒。有人說他破戒顯神通,是佛教的大戒,也有人說他証量非凡,實乃大道之顯。終於,法持居士按捺不住站出來當眾懺悔:多傑洛桑法王並非普通人,他所顯的無常相是為教化我們,我們並沒有生起無限的恭敬心來面對,反起分別見。他提議大家都應借此好好觀無常,生起無限的恭敬心為老法王送行,一個成就者一定有佛菩薩殊勝吉祥的顯法。此時,很多人也當眾作了懺悔,人生如夢,無常迅速,無論貧賤與高貴最終都同樣留下一具臭皮囊。大家生起無限的恭敬心念佛觀無常,並發願為眾生祈福,祈禱國泰民安、祈禱風調雨順、祈禱世界和平。萬萬沒有想到,此時大日如來的毫光佛境很快展現加持眾人,照相機、攝像機紛紛開啟,貴公居士一連拍下三張大放毫光的太陽,太陽中心都有一個圓形的翠綠色圖案,與仰諤大法王上師大師袍帽沿上那塊綠翠完全相似,看到這個顯境表法大家高興得沒法形容。

下午四點二十分點火了,大家圍著火焰升騰的洛桑,有的念誦『南無阿彌陀佛』,有的念誦『心經』,有的念誦蓮花生大師心咒,有的念誦觀世音菩薩心咒,有的持瑪哈嘎拉咒,大火像火龍一樣在爐中盤旋,火龕箱體燃成一個火球,但此時突然出現了洛桑法王威嚴的頭像,大眾一下子興奮起來,不約而同一齊大聲轉念六字大明咒。負責火化的比丘寂心師先後往爐子裡添加了四推車柴,他說:從來沒有燒過這麼多柴。一陣熊熊烈火之後,估計他已化為灰燼,但這時突然顯露出老法王的頭和身體,一點也沒有著火燃燒,衣服早已燒光,但是頭和身體照常無法著火。這時不由得筆者想起密勒日巴祖師在凡火中不能燃燒的記載,今天竟然展現在眼面前,實在不愧是金剛多傑洛桑法王,眾人這才明了金剛之體不著凡火的妙義。洛桑法王盤坐火中顯大黑天境,眾人大聲持咒,請求著火焚體以取舍利,方聽到「啪」一聲,法王之身子骨終於著火了。轉咒荼毗結束之後,洛桑生前的一套僧衣被送進火爐,爐內頓時連連閃光,隨著大放光明,並且發出陣陣撲鼻的異香,大眾一片歡呼。

通常情況下火化的全過程只需要一個多小時,可是洛桑法王一共燃燒了六個多小時,實在世所罕見。可想而知他本該是何等的金剛之身,怎奈他過多張揚神通失之慎覺,遇到因果成熟,不得已提前告知蔣貢康欽仁波且要離開了。火化後拾得舍利子一百四十一粒。其金剛不壞火化六小時之表法及拾得舍利堅固子法物,徹底證明洛桑確實學到了仰諤大法王的如來正法,可惜的是,他不應該離開人間,而應住世宏法度生。

寫到這裡,想到在火化過程中有人說多傑洛桑不是法王,我們不禁要問:如果多傑洛桑是一普通凡夫,為什麼他能提前預告圓寂時間?為什麼他能金剛不壞,竟然燒六個小時,破歷史紀錄?為什麼火化後還給拾得一百四十一顆舍利子?

凡夫怎麼有此聖物呢?而在我們台灣,幾十年來,只有一個廣欽老和尚火化後有舍利子,而且才火化一個多小時就燒盡了。所以,這足以證明他不是世俗空頭理論的佛法,只有真正的佛法才有這樣聖跡的展現。由此,我們不由再想一想,平時,我們大家都在說『佛法難求,正法難遇』,而現在,仰諤大法王的如來正法展現了,他座下的弟子一個個都得到大成就,難道不應該想一想我們的了生脫死該如何面對嗎?

[劉一之紀實]

金剛體燃燒六小時 出舍利一百四十ㄧ 多傑洛桑法王法駕佛土(2004 年 9 月 27 日刊載於中華日報)
金剛體燃燒六小時 出舍利一百四十一 多傑洛桑法王法駕佛土(2004 年 9 月 27 日刊載於中華日報)

Facebooktwitterredditpinterestlinkedin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