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云高大师传弥陀大法 刘惠秀生死自由肉身坐化(天天日报 2003年8月12日 星期二 社会档案)

关于“第三世多杰羌佛”佛号的说明

义云高大师传弥陀大法 刘惠秀生死自由肉身坐化

义云高大师传弥陀大法念佛法门精髓 刘惠秀临终前到极乐世界一游 

千里外的师父竟然了知弟子生死如掌中 不愧法中之王

天天日报 2003年8月12日 星期二 社会档案

(记者宋文文西雅图报导)继义云高大师之弟子侯欲善教授修得净土法精髓大法往升极乐世界,此事正在温传热商之中,而八月六日佛教弟子刘惠秀又接着往生净土,而且没有八苦交加、四大分解之相,更厉害是说走即走,安详辞世,更令人惊奇的是以佛教界修行者达到的「高标境界,肉身坐化」往升西方极乐世界,当时天空并出现五彩祥云慢慢西迁。随侍在侧的丈夫林永茂感恩地说,妻子能倍极殊胜地坐化圆寂全都要归功于他们的法王上师义云高大师的传法和秘密手印,尤其是手印中心那个秘密往生种子字,实为重要。

八月六日上午九时五十五分圆寂的刘惠秀是以盘坐结手印的姿势灵魂归西的,一直到送到殡仪馆都是身体柔软盘坐结手印脸色安详庄严,家人特为她订制坐姿的棺材,世人称奇。

据刘夫林永茂表示,他们夫妻俩在修行的路上寻寻觅觅,拜过皈依过台湾和国际间很多法师修法无用,直到三年前找到义云高大师闻受大师的如来正法,当下大惊,才定下心来皈依于大师门下。但此时其妻惠秀罹癌遍访名医药石罔效,今年有幸拜见大师皈依门下,七月七日因妻虚弱不克远行,他自西雅图飞洛杉矶求见法王上师义云高,代妻求法但求解脱往生净土,原不合法度,幸师慈悲观照知妻可修往升大法,师佛务繁忙不克北上,因而破例传法于他,由他代传其妻弥陀大法念佛法门精髓及往升秘密手印,并告知此手印结上后,如果套了种子字,不可随便念南无阿弥陀佛,因为一当念诵,可能佛菩萨会马上现前接你,除非决定往升极乐方可念诵。妻得法后,以癌末之身一天四五次修法极为精勤。

七月九日义云高大师在传了林永茂弥陀大法后便到菩提精舍向寺内的法师们作开示,大师当即预言一位女弟子将于近期坐化往升极乐世界,当时并录了音,该录音法带并且已经送到世界各地听闻大师开示的佛堂道场了。

八月五日晚上林妻身体虚弱似大气不接即现死亡之相,林永茂自西雅图急电刻在洛杉矶的义大师请求加持助妻临终得往升极乐世界,请示是否该让妻盘坐结印准备往升 。但听电话那头法王上师说:「先让她睡吧,今天她走不了的,她明天才会走,今晚不会走了。」 林永茂担忧地向大师说:「不行啊上师!万一她在睡梦中走了,到不了极乐世界怎么办?」义大师以坚定的语气说:「尽管放心让她躺着睡,明天睡醒了才会走,今晚不会走的!」于是林妻便听师言躺下睡觉。睡到三点,林妻睡醒告诉其夫她刚去了极乐世界,极乐世界好美,美得无法形容。林永茂问妻:「是谁带你去极乐世界?」妻答:「不知道。」再问:「怎么去的?」妻答:「是坐毯子飞去的!」再问:「极乐世界有多美?」妻答:「有山有水,美得无法形容!」妻不让他再问就又赶紧做功课。 

清晨五点林妻再度醒来说:「我要走了!我要到西方极乐世界去了!」然后便盘腿结往升手印。约莫半个小时过去,林永茂见妻已气断身亡进入中阴,急忙打电话找法王上师,连续打了二十几通皆无法接通,显然大师是关了机,于是林永茂急电大师的侍者KUAN,请求转达其妻已往生,请求上师紧急加持,由于时机紧急,KUAN急向大师报告刘惠秀师姐已往生的消息。不料大师竟笑说:「胡说八道!没这回事!佛菩萨接她的时辰还没到,她怎么走!」KUA心想林永茂师兄在刘惠秀师姐身边看到师姐已断气,死了,往升了,难道这还不准确吗?但千里之外的上师说她还没走,由于近三年他基本上每天都在上师身边,因此他对上师所说的话是充满坚定信念的,他本想打电话告诉林师兄他们家师姐尚未圆寂,但由于不知林师兄电话于是作罢,继续睡眠!

直到早上七点五十五分国际佛教僧尼总会主席隆慧导师接到义云高大师的电话,大师说:「西雅图的刘惠秀同学现在还没圆寂,但很快就要圆寂了!妳安排一些法师去帮她助念做做法事。」当时隆慧法师马上通知了三座寺庙的出家僧众马上行动,果不其然,刘惠秀于八点多已入中阴的她又回转人间睁开双眼,直到九点五十五分才圆寂,当时天空出现五彩祥云消然吉祥渡往西方,历时一小时余才散去,菩提精舍的法师们都看到天空当时得艳丽祥云并且用摄影机将之拍下。这天正巧是刘惠秀的五十岁生日。

林刘惠秀盘坐圆寂后一直保直持坐姿,至为殊胜,此一消息马上在佛教界传扬开来,难怪以美国、加拿大等34个国家组成的美洲国家组织定论义云高大师掌持真正最高的佛法,果然他的佛法能使人生死自由,不仅在短短的时间内让弟子得以了生脱死,并且以实证从千里外斩钉截铁地分长期近期即期三次预言刘惠秀女士的圆寂状况,展现了真正佛法极其深沉的涵义,世界佛教界赞叹大法王就是大法王,佛法修证的的伟大和佛法的真实不虚,尤其是林永茂说,若没有上师的真正净土精髓大法,刘惠秀短时间的修法那有那么大的功德得以往升西方极乐世界!更何况是说走就走,生死自由之坐化,他说在妻子身边的他,不如千里之遥的上师知道妻子的圆寂情况,这才真正说明了问题。他们家人商榷后,决定将妻安然保留坐姿,不再火化。

义云高大师传弥陀大法 刘惠秀生死自由肉身坐化
义云高大师传弥陀大法 刘惠秀生死自由肉身坐化

Facebooktwitterredditpinterestlinkedinmail

刘娟忍无可忍 严词逆反义云高的不言行为 针对部份媒体不实报导 刘娟气愤 发表经公证的书面声明 (天天日报 A8 华人社会 第4283期 二〇〇三年八月廿日星期三)

关于“第三世多杰羌佛”佛号的说明

天天日报  A8  华人社会 4283

二〇〇三年八月廿日星期三

刘娟忍无可忍  严词逆反义云高的不言行为

针对部份媒体不实报导 刘娟气愤 发表经公证的书面声明

 ◎苹果日报、广州信息时报、千龙网及转载该报的中美台各媒体所指称被吴文投诈骗集团诈骗数千多万元的台湾商人刘娟八月在洛杉矶发表一份声明指出,佛法大师义云高从未诈骗过她和她丈夫的钱,事实上反而是她数次主动要供养义云高大师百万及数千万元都被义大师坚决拒绝。她说,义云高大师连弟子主动供养都不收受,反而被诬害成诈骗!这些人实在太恶毒了。至于她和喜饶根登(吴文投)完全是生意上的正当往来,完全与义大师无关,吴文投没有诈骗她,作为这件事的当事人,她有责任澄清事实真相, 还义云高大师清白。

     刘娟上述证词系以文字书写签名盖上手印后10日经公证处公证后提供给新闻媒体作为澄清。

     刘娟离开中国到美国,为大师写了严肃的证词,她并亲自带到中国驻美洛杉矶总领馆公证了的,她多次请求义云高大师将她的证词公布,但义云高大师告诉她:「不要执着这些是非罢!」一句「阿弥陀佛」就了了。刘娟表示由于义大师不计执的伟大胸襟更让她觉得自己必须挺身而出把事实真相说出来,她终于严词逆反义大师不言行为。

     因此她又重新写一份声明书, 她在声明书中写出,她拜师学佛已经好几年,她曾多次想供养义大师,但都被拒绝,第一次她和她丈夫拿了一百万元人民币要供养义大师,被义大师拒绝。最让她刻骨铭心的一次是在一九九六年的一天,她到大师的住宅拜见大师,由于前几天当地狂风暴雨,大师的住宅被大水淹没,已是面目全非,地板很多翘起来,墙纸也脱落,真是惨不忍睹,她看到后心想,这么伟大无私的人竟然住在这样的环境里,心里实在难过,于是她便对上师和师母说她要拿出一千多万的私房钱,为上师重新买一套房子,但是上师坚决拒绝,师母也拒绝,当时她哭着求云高大师答应,但大师无论如何也不答应。她说:「大师处处都替弟子着想、替我们众生着想!尽管自己是伟大的超凡之 辈,可从来就过着普通人的生活!尽管自己妙谙五明,显密俱通,可从来就不向人炫耀张狂! 大师的胸襟,大师的慈悲,大师的博学多才常常都让我们作弟子的感动和引以为傲。」没想到诈骗的罪名竟然强加在义大师头上,更可耻的是一个所谓的全国三宝护持总会把各种不实的报导编纂发行,这是侮辱三宝,是代表邪恶的行为,令她不平且愤慨。

   刘娟说,大师道德超凡,圣洁无私,忍辱无执,但她不能再沉默了,她对某些媒体及代表邪恶的所谓三宝护持会所作的不符实际状况的报导竟指义云髙大师及喜饶根登(吴文投)是诈骗她的集团,她既生气又难过,她再次强调义云高大师及喜饶根登从来就没有诈骗过她们夫妇,希望有关媒体应该双面调查了解,不该对这么伟大无私的人物进行人身攻击和侮辱,应该澄淸与赞叹,才是真正的道德行为,才是真正做人的根本。

刘娟忍无可忍 严词逆反义云高的不言行为
刘娟忍无可忍  严词逆反义云高的不言行为
Facebooktwitterredditpinterestlinkedinmail

天降奇迹 烈日当空无滴雨 木棉树降香雨能听话 (天天日报 焦点话题二OO二年一月二十八日 星期一 )

天降奇迹 烈日当空无滴雨 木棉树降香雨能听话
关于“第三世多杰羌佛”佛号的说明

天降奇迹 烈日当空无滴雨 木棉树

天天日报 焦点话题

二OO二年一月二十八日 星期一

世界奇闻

天降奇迹 烈日当空无滴雨 木棉树降香雨能听话

    【记者苏静蓉现场目击报导】美国某地发现一棵木棉树,下了几场雨,第一天从早上八点一直下到晚上八点持续十二小时不停,围观群众甚多,当日天气晴朗,烈日当空,在此之前已有二十多天没有下过一滴雨,因此下雨前树枝是干的,但奇怪的是,树枝密布但雨却不落在树枝上,而且雨滴芳香扑鼻,形状细长如松针,还会斜着下,可称为世界奇迹。

        这场不平常的雨是从方圆大约一丈宽没有半片树叶的木棉树密布的枝干间落下来的,紧捱着木棉树旁的树,不论是有叶子的,还是枯枝,竟然都没有下一滴水;最神奇的是所有落下来的雨水非常密集,但却没有一滴滴在木棉树干上,也没有一滴是从木棉树的枝干上滴下来,而是从木棉树的枝干与花朵之间突然出现,闪烁着白光,且异香扑鼻,在场围观的人仰望着下降的雨滴,有的捧着雨放在口里,有的拿来擦伤口,有的抹在头顶上,口中不约而同的说,「好香!」不一会儿,众人的衣服都被雨水打湿了,这些围观的人有著名的大活佛、著名的大法师、法师及一般民众。

        据在场看这场不凡之雨的大活佛说,这木棉树坐落的大别院住着佛教界的泰斗,最著名的女法王和几位大仁波切、大法师,有一位非常知名的大师那天早上八点与女法王带领大活佛、及法师们到大别院的广义草坪上检查工巧明的技艺,一位弟子抬来一张藤椅放在木棉树下,这位大师就在藤椅上打坐。在旁检查工巧明技艺的活佛法师突看到天上出现祥云笼罩木棉树,众人大惊,马上赶到木棉树下,发现大师正在打坐,他们同时发现木棉树枝干交错之空间开始降着密集的雨点,而其时此树外的地方都是晴空朗照,没有半点雨点。法师们说这是圣迹的展现,赶快拿摄像机来拍吧!过了半刻钟,摄像机取来了,大师从座上站起来说:「这是甘露水,是会停的。」,话音甫落,雨就停了,接着他又说:「甘露水将继续降到晚上八点。」话刚说完,雨又开始从此木棉树上方降下,大师又说:「你们想不想看别的树也会降甘露水?」众人移到二十余米外,叶子也已掉光的枫树下,香雨也立刻从此树降下。

        此时女法王高声赞叹:「弟子们啊!大师在此树下坐一会儿就降此甘露,大师是何等圣德可想而知了!」大师就说:「我有何能何德,此地乃女法王圣母的住所,才有如此功德,为何全世界没有第二个地方下此甘露呢!」

        当日僧众、活佛就从早上八点守到晚上八点,直到甘露下降结束,此时大师和女法王又通知明天早上八点再来观礼,将会有续降甘露的现象。

        我本人是第二天随着一群居士和出家人前去观礼的,果然如前所述,神奇无比,我亲临树下仰头登望,脸上、身上、口中都沾着甘露水,确实异香扑鼻,不是普通香水能与之并论,就在万里晴空,甘露水续降的情况下,我和众人摸树干、树枝、花苞竟都是干的。到访者之中一位台湾人和一位美国人对此情形产生看法,他们爬到树干高峰去详细探查,结果发现,树枝全是干的,也没有任何虫子,雨点是由树枝交错空间凭空出现,或喷或洒,且绕干枝干而过,他们实在无法解释这现象是怎么发生的。

        尤为奇迹的是,我正准备拿出照相机捕捉此一历史镜头时,一位法师说:「妳不必拿相机,这是拍不下来的!」 我站在媒体工作的立场,并不放弃捕捉此一历史镜头的机会,可是确实如法师所说,相机失灵快门按不下,我换了新电池也无法施展功能。此时一位法师说,赶快拿去请女法王或大圣者加持一下吧,我们昨天拍下的镜头就是通过加持,机子才能开动启用的。此时一位徐小姐说:「我的机子已加持过,妳拿去用吧!」实在太奇怪了,这机子拿在我手中就可拍照了。摄影机当场拍下甘露水穿过树枝降落的情形,且拍下大师及女法王在树下及草地上对大活佛、大法师、法师及在家居士开示的镜头。

        这位女法王和大师极为自谦,不愿意法号被拿去公布宣传,当然也不愿私宅变观光点妨碍修行。叫雨下就下,叫雨停就停,展现如此大的超能力,但这位圣德大师却极度谦虚地说:「我一生修持甚差,有何资格扬名于世?」

        翌日,仍旧是烈日当空,为了比较一般下雨与前述天降甘露有何不同,记者和一群居士、法师又到木棉树下,一看枝干仍是干的,就在众人围观下,一人拿莲蓬头接水管喷此树,喷了好一会儿;结果才喷水,没有叶片只有花苞的木棉树和树干就开始滴水,不到十二分钟水就滴完了,怎可能连滴十余小时不断? 树干树枝都是湿的,仍有一些水滴挂在枝上下不来,用竿子弹打,一部份水滴被弹下,一部份水滴仍弹不下来,这现象说明,如果香雨是用水喷的,不消十多分钟水就会滴干,而且树枝树干都会打湿,怎可能连滴十余小时不断而连一点水气润度都没有?

        从拍下的录像带作比较,水滴与甘露水的形状,完全不同,水滴是上小下大,甘露水则如松针,头尾一般粗细,且带着光芒,从拍下的影片上可看到,甘露水降的方向不完全是垂直的,竟有斜着下的,好似自动避开树枝降下来,难怪枝干在甘露水降了十多个小时后连一点水气润度也没有,这现象完全不合科学常理,只能说是,世界奇闻、历史奇迹!

天降奇迹 烈日当空无滴雨 木棉树降香雨能听话
天降奇迹 烈日当空无滴雨 木棉树降香雨能听话
Facebooktwitterredditpinterestlinkedinmail

天降奇蹟 烈日當空無滴雨 木棉樹降香雨能聽話(2002 年 1 月 28 日刊載於天天日報)

關於“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的說明

二零零八年四月三日,由全球佛教出版社和世界法音出版社出版的《多杰羌佛第三世》記實一書在美國國會圖書館舉行了莊嚴隆重的首發儀式,美國國會圖書館並正式收藏此書,自此人們才知道原來一直廣受大家尊敬的義雲高大師、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被世界佛教各大教派的領袖或攝政王、大活佛行文認證,就是宇宙始祖報身佛多杰羌佛的第三世降世,佛號為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此,人們就以“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來稱呼了。這就猶如釋迦牟尼佛未成佛前,其名號為悉達多太子,但自釋迦牟尼佛成佛以後,就改稱“南無釋迦牟尼佛”了,所以,我們現在稱“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尤其是,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二日,美國國會參議院第614號決議正式以His Holiness來冠名第三世多杰羌佛(即H.H.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此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稱位已定性。而且,第三世多杰羌佛也是政府法定的名字,以前的“義雲高”和大師、總持大法王的尊稱

已經不存在了。但是,這個新聞是在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未公布之前刊登的,那時人們還不了解佛陀的真正身份,所以,為了尊重歷史的真實,我們在新聞中仍然保留未法定第三世多杰羌佛稱號前所用的名字,但大家要清楚,除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名字是合法的以外,在未法定之前的名字已經不存在了。

天天日報 焦點話題

二OO二年一月二十八日 星期一

世界奇聞

天降奇蹟 烈日當空無滴雨 木棉樹降香雨能聽話

    【記者蘇靜蓉現場目擊報導】美國某地發現一棵木棉樹,下了幾場雨,第一天從早上八點一直下到晚上八點持續十二小時不停,圍觀群眾甚多,當日天氣晴朗,烈日當空,在此之前已有二十多天沒有下過一滴雨,因此下雨前樹枝是乾的,但奇怪的是,樹枝密佈但雨卻不落在樹枝上,而且雨滴芳香撲鼻,形狀細長如松針,還會斜著下,可稱為世界奇蹟。

        這場不平常的雨是從方圓大約一丈寬沒有半片樹葉的木棉樹密佈的枝幹間落下來的,緊捱著木棉樹旁的樹,不論是有葉子的,還是枯枝,竟然都沒有下一滴水;最神奇的是所有落下來的雨水非常密集,但卻沒有一滴滴在木棉樹幹上,也沒有一滴是從木棉樹的枝幹上滴下來,而是從木棉樹的枝幹與花朵之間突然出現,閃爍著白光,且異香撲鼻,在場圍觀的人仰望著下降的雨滴,有的捧著雨放在口裡,有的拿來擦傷口,有的抹在頭頂上,口中不約而同的說,「好香!」不一會兒,眾人的衣服都被雨水打濕了,這些圍觀的人有著名的大活佛、著名的大法師、法師及一般民眾。

        據在場看這場不凡之雨的大活佛說,這木棉樹坐落的大別院住著佛教界的泰斗,最著名的女法王和幾位大仁波切、大法師,有一位非常知名的大師那天早上八點與女法王帶領大活佛、及法師們到大別院的廣義草坪上檢查工巧明的技藝,一位弟子抬來一張籐椅放在木棉樹下,這位大師就在籐椅上打坐。在旁檢查工巧明技藝的活佛法師突看到天上出現祥雲籠罩木棉樹,眾人大驚,馬上趕到木棉樹下,發現大師正在打坐,他們同時發現木棉樹枝幹交錯之空間開始降著密集的雨點,而其時此樹外的地方都是晴空朗照,沒有半點雨點。法師們說這是聖蹟的展現,趕快拿攝像機來拍吧!過了半刻鐘,攝像機取來了,大師從座上站起來說:「這是甘露水,是會停的。」,話音甫落,雨就停了,接著他又說:「甘露水將繼續降到晚上八點。」話剛說完,雨又開始從此木棉樹上方降下,大師又說:「你們想不想看別的樹也會降甘露水?」眾人移到二十餘米外,葉子也已掉光的楓樹下,香雨也立刻從此樹降下。

        此時女法王高聲讚嘆:「弟子們啊!大師在此樹下坐一會兒就降此甘露,大師是何等聖德可想而知了!」大師就說:「我有何能何德,此地乃女法王聖母的住所,才有如此功德,為何全世界沒有第二個地方下此甘露呢!」

        當日僧眾、活佛就從早上八點守到晚上八點,直到甘露下降結束,此時大師和女法王又通知明天早上八點再來觀禮,將會有續降甘露的現象。

        我本人是第二天隨著一群居士和出家人前去觀禮的,果然如前所述,神奇無比,我親臨樹下仰頭登望,臉上、身上、口中都沾著甘露水,確實異香撲鼻,不是普通香水能與之並論,就在萬里晴空,甘露水續降的情況下,我和眾人摸樹幹、樹枝、花苞竟都是乾的。到訪者之中一位台灣人和一位美國人對此情形產生看法,他們爬到樹幹高峰去詳細探查,結果發現,樹枝全是乾的,也沒有任何蟲子,雨點是由樹枝交錯空間憑空出現,或噴或灑,且繞乾枝幹而過,他們實在無法解釋這現象是怎麼發生的。

        尤為奇蹟的是,我正準備拿出照相機捕捉此一歷史鏡頭時,一位法師說:「妳不必拿相機,這是拍不下來的!」 我站在媒體工作的立場,並不放棄捕捉此一歷史鏡頭的機會,可是確實如法師所說,相機失靈快門按不下,我換了新電池也無法施展功能。此時一位法師說,趕快拿去請女法王或大聖者加持一下吧,我們昨天拍下的鏡頭就是通過加持,機子才能開動啟用的。此時一位徐小姐說:「我的機子已加持過,妳拿去用吧!」實在太奇怪了,這機子拿在我手中就可拍照了。攝影機當場拍下甘露水穿過樹枝降落的情形,且拍下大師及女法王在樹下及草地上對大活佛、大法師、法師及在家居士開示的鏡頭。

        這位女法王和大師極為自謙,不願意法號被拿去公佈宣傳,當然也不願私宅變觀光點妨礙修行。叫雨下就下,叫雨停就停,展現如此大的超能力,但這位聖德大師卻極度謙虛地說:「我一生修持甚差,有何資格揚名於世?」

        翌日,仍舊是烈日當空,為了比較一般下雨與前述天降甘露有何不同,記者和一群居士、法師又到木棉樹下,一看枝幹仍是乾的,就在眾人圍觀下,一人拿蓮蓬頭接水管噴此樹,噴了好一會兒;結果才噴水,沒有葉片只有花苞的木棉樹和樹幹就開始滴水,不到十二分鐘水就滴完了,怎可能連滴十餘小時不斷? 樹幹樹枝都是濕的,仍有一些水滴掛在枝上下不來,用竿子彈打,一部份水滴被彈下,一部份水滴仍彈不下來,這現象說明,如果香雨是用水噴的,不消十多分鐘水就會滴乾,而且樹枝樹幹都會打溼,怎可能連滴十餘小時不斷而連一點水氣潤度都沒有?

        從拍下的錄影帶作比較,水滴與甘露水的形狀,完全不同,水滴是上小下大,甘露水則如松針,頭尾一般粗細,且帶著光芒,從拍下的影片上可看到,甘露水降的方向不完全是垂直的,竟有斜著下的,好似自動避開樹枝降下來,難怪枝幹在甘露水降了十多個小時後連一點水氣潤度也沒有,這現象完全不合科學常理,只能說是,世界奇聞、歷史奇蹟!

天降奇蹟 烈日當空無滴語 木棉樹降香雨能聽話(2002 年 1 月 28 日刊載於天天日報)
天降奇蹟 烈日當空無滴 木棉樹降香雨能聽話(2002 年 1 月 28 日刊載於天天日報)
Facebooktwitterredditpinterestlinkedinmail

劉娟忍無可忍 嚴詞逆反義雲高的不言行為(2003 年 8 月 20 日刊載於天天日報)

關於“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的說明

二零零八年四月三日,由全球佛教出版社和世界法音出版社出版的《多杰羌佛第三世》記實一書在美國國會圖書館舉行了莊嚴隆重的首發儀式,美國國會圖書館並正式收藏此書,自此人們才知道原來一直廣受大家尊敬的義雲高大師、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被世界佛教各大教派的領袖或攝政王、大活佛行文認證,就是宇宙始祖報身佛多杰羌佛的第三世降世,佛號為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此,人們就以“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來稱呼了。這就猶如釋迦牟尼佛未成佛前,其名號為悉達多太子,但自釋迦牟尼佛成佛以後,就改稱“南無釋迦牟尼佛”了,所以,我們現在稱“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尤其是,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二日,美國國會參議院第614號決議正式以His Holiness來冠名第三世多杰羌佛(即H.H.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此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稱位已定性。而且,第三世多杰羌佛也是政府法定的名字,以前的“義雲高”和大師、總持大法王的尊稱

已經不存在了。但是,這個新聞是在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未公布之前刊登的,那時人們還不了解佛陀的真正身份,所以,為了尊重歷史的真實,我們在新聞中仍然保留未法定第三世多杰羌佛稱號前所用的名字,但大家要清楚,除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名字是合法的以外,在未法定之前的名字已經不存在了。

劉娟忍無可忍  嚴詞逆反義雲高的不言行為
針對部份媒體不實報導 劉娟氣憤 發表經公證的書面聲明
(2003年8月20日刊載於天天日報)

◎蘋果日報、廣州信息時報、千龍網及轉載該報的中美台各媒體所指稱被吳文投詐騙集團詐騙數千多萬元的台灣商人劉娟八月在洛杉磯發表一份聲明指出,佛法大師義雲高從未詐騙過她和她丈夫的錢,事實上反而是她數次主動要供養義雲高大師百萬及數千萬元都被義大堅決拒絕。她說,義雲高大師連弟子主動供養都不收受,反而被誣害成詐騙!這些人實在太惡毒了。至於她和喜饒根登(吳文投)完全是生意上的正當往來,完全與義大師無關,吳文投沒有詐騙她,作爲這件事的當事人,她有責任澄清事實真相, 還義雲高大師清白。
劉娟上述證詞係以文字書寫簽名蓋上手印後10日經公證處公證後提供給新聞媒體作爲澄清。
劉娟離開中國到美國,爲大師寫了嚴肅的證詞,她並親自帶到中國駐美洛杉磯總領館公證了的,她多次請求義雲高大師將她的證詞公布,但義雲高大師告訴她:「不要執著這些是非罷!」一句「阿彌陀佛」就了了。劉娟表示由於義大師不計執的偉大胸襟更讓她覺得自己必須挺身而出把事實真相說出來,她終於嚴詞逆反義大師不言行爲。
因此她又重新寫一份聲明書, 她在聲明書中寫出,她拜師學佛已經好幾年,她曾多次想供養義大師,但都被拒絕,第一次她和她丈夫拿了一百萬元人民幣要供養義大師,被義大師拒絕。最讓她刻骨銘心的一次是在一九九六年的一天,她到大師的住宅拜見大師,由於前幾天當地狂風暴雨,大師的住宅被大水淹沒,已是面目全非,地板很多翹起來,牆紙也脫落,真是慘不忍睹,她看到後心想,這麼偉大無私的人竟然住在這樣的環境裡,心裡實在難過,於是她便對上師和師母說她要拿出一千多萬的私房錢,爲上師重新買一套房子,但是上師堅決拒絕,師母也拒絕,當時她哭著求雲高大師答應,但大師無論如何也不答應。她說:「大師處處都替弟子著想、替我們眾生著想!儘管自己是偉大的超凡之 輩,可從來就過著普通人的生活!儘管自己妙諳五明,顯密俱通,可從來就不向人炫耀張狂! 大師的胸襟,大師的慈悲,大師的博學多才常常都讓我們作弟子的感動和引以爲傲。」沒想到詐騙的罪名竟然強加在義大師頭上,更可恥的是一個所謂的全國三寶護持總會把各種不實的報導編纂發行,這是侮辱三寶,是代表邪惡的行爲,令她不平且憤慨。
劉娟說,大師道德超凡,聖潔無私,忍辱無執,但她不能再沈默了,她對某些媒體及代表邪惡的所謂三寶護持會所作的不符實際狀況的報導竟指義雲髙大師及喜饒根登(吳文投)是詐騙她的集團,她既生氣又難過,她再次強調義雲高大師及喜饒根登從來就沒有詐騙過她們夫婦,希望有關媒體應該雙面調查了解,不該對這麼偉大無私的人物進行人身攻擊和侮辱,應該澄淸與讚嘆,才是真正的道德行爲,才是真正做人的根本。

劉娟忍無可忍 嚴詞逆反義雲高的不言行為(2003 年 8 月 20 日刊載於天天日報)
劉娟忍無可忍 嚴詞逆反義雲高的不言行為(2003 年 8 月 20 日刊載於天天日報)
Facebooktwitterredditpinterestlinkedinmail

義雲高大師傳彌陀大法 劉惠秀生死自由肉身坐化(2003 年 8 月 12 日刊載於天天日報)

關於“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的說明

二零零八年四月三日,由全球佛教出版社和世界法音出版社出版的《多杰羌佛第三世》記實一書在美國國會圖書館舉行了莊嚴隆重的首發儀式,美國國會圖書館並正式收藏此書,自此人們才知道原來一直廣受大家尊敬的義雲高大師、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被世界佛教各大教派的領袖或攝政王、大活佛行文認證,就是宇宙始祖報身佛多杰羌佛的第三世降世,佛號為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此,人們就以“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來稱呼了。這就猶如釋迦牟尼佛未成佛前,其名號為悉達多太子,但自釋迦牟尼佛成佛以後,就改稱“南無釋迦牟尼佛”了,所以,我們現在稱“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尤其是,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二日,美國國會參議院第614號決議正式以His Holiness來冠名第三世多杰羌佛(即H.H.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此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稱位已定性。而且,第三世多杰羌佛也是政府法定的名字,以前的“義雲高”和大師、總持大法王的尊稱

已經不存在了。但是,這個新聞是在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未公布之前刊登的,那時人們還不了解佛陀的真正身份,所以,為了尊重歷史的真實,我們在新聞中仍然保留未法定第三世多杰羌佛稱號前所用的名字,但大家要清楚,除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名字是合法的以外,在未法定之前的名字已經不存在了。

義雲高大師傳彌陀大法 劉惠秀生死自由肉身坐化

義雲高大師傳彌陀大法念佛法門精髓 劉惠秀臨終前到極樂世界一遊

千里外的師父竟然了知弟子生死如掌中 不愧法中之王

天天日報 2003年8月12日 星期二 社會檔案

(記者宋文文西雅圖報導)繼義雲高大師之弟子侯欲善教授修得淨土法精髓大法往升極樂世界,此事正在溫傳熱商之中,而八月六日佛教弟子劉惠秀又接著往生淨土,而且沒有八苦交加、四大分解之相,更厲害是說走即走,安詳辭世,更令人驚奇的是以佛教界修行者達到的「高標境界,肉身坐化」往升西方極樂世界,當時天空並出現五彩祥雲慢慢西遷。隨侍在側的丈夫林永茂感恩地說,妻子能倍極殊勝地坐化圓寂全都要歸功於他們的法王上師義雲高大師的傳法和秘密手印,尤其是手印中心那個秘密往生種子字,實為重要。

八月六日上午九時五十五分圓寂的劉惠秀是以盤坐結手印的姿勢靈魂歸西的,一直到送到殯儀館都是身体柔軟盤坐結手印臉色安詳莊嚴,家人特為她訂製坐姿的棺材,世人稱奇。

據劉夫林永茂表示,他們夫妻倆在修行的路上尋尋覓覓,拜過皈依過台灣和國際間很多法師修法無用,直到三年前找到義雲高大師聞受大師的如來正法,當下大驚,才定下心來皈依於大師門下。但此時其妻惠秀罹癌遍訪名醫藥石罔效,今年有幸拜見大師皈依門下,七月七日因妻虛弱不克遠行,他自西雅圖飛洛杉磯求見法王上師義雲高,代妻求法但求解脫往生淨土,原不合法度,幸師慈悲觀照知妻可修往升大法,師佛務繁忙不克北上,因而破例傳法於他,由他代傳其妻彌陀大法念佛法門精髓及往升秘密手印,並告知此手印結上後,如果套了種子字,不可隨便念南無阿彌陀佛,因為一當念誦,可能佛菩薩會馬上現前接你,除非決定往升極樂方可念誦。妻得法後,以癌末之身一天四五次修法極為精勤。

七月九日義雲高大師在傳了林永茂彌陀大法後便到菩提精舍向寺內的法師們作開示,大師當即預言一位女弟子將於近期坐化往升極樂世界,當時並錄了音,該錄音法帶並且已經送到世界各地聽聞大師開示的佛堂道場了。

八月五日晚上林妻身体虛弱似大氣不接即現死亡之相,林永茂自西雅圖急電刻在洛杉磯的義大師請求加持助妻臨終得往升極樂世界,請示是否該讓妻盤坐結印準備往升 。但聽電話那頭法王上師說:「先讓她睡吧,今天她走不了的,她明天才會走,今晚不會走了。」 林永茂擔憂地向大師說:「不行啊上師!萬一她在睡夢中走了,到不了極樂世界怎麼辦?」義大師以堅定的語氣說:「儘管放心讓她躺著睡,明天睡醒了才會走,今晚不會走的!」於是林妻便聽師言躺下睡覺。睡到三點,林妻睡醒告訴其夫她剛去了極樂世界,極樂世界好美,美得無法形容。林永茂問妻:「是誰帶你去極樂世界?」妻答:「不知道。」再問:「怎麼去的?」妻答:「是坐毯子飛去的!」再問:「極樂世界有多美?」妻答:「有山有水,美得無法形容!」妻不讓他再問就又趕緊做功課。

清晨五點林妻再度醒來說:「我要走了!我要到西方極樂世界去了!」然後便盤腿結往升手印。約莫半個小時過去,林永茂見妻已氣斷身亡進入中陰,急忙打電話找法王上師,連續打了二十幾通皆無法接通,顯然大師是關了機,於是林永茂急電大師的侍者KUAN,請求轉達其妻已往生,請求上師緊急加持,由於時機緊急,KUAN急向大師報告劉惠秀師姐已往生的消息。不料大師竟笑說:「胡說八道!沒這回事!佛菩薩接她的時辰還沒到,她怎麼走!」KUA心想林永茂師兄在劉惠秀師姐身邊看到師姐已斷氣,死了,往升了,難道這還不準確嗎?但千里之外的上師說她還沒走,由於近三年他基本上每天都在上師身邊,因此他對上師所說的話是充滿堅定信念的,他本想打電話告訴林師兄他們家師姐尚未圓寂,但由於不知林師兄電話於是作罷,繼續睡眠!

直到早上七點五十五分國際佛教僧尼總會主席隆慧導師接到義雲高大師的電話,大師說:「西雅圖的劉惠秀同學現在還沒圓寂,但很快就要圓寂了!妳安排一些法師去幫她助念做做法事。」當時隆慧法師馬上通知了三座寺廟的出家僧眾馬上行動,果不其然,劉惠秀於八點多已入中陰的她又回轉人間睜開雙眼,直到九點五十五分才圓寂,當時天空出現五彩祥雲消然吉祥渡往西方,歷時一小時餘才散去,菩提精舍的法師們都看到天空當時得豔麗祥雲並且用攝影機將之拍下。這天正巧是劉惠秀的五十歲生日。

林劉惠秀盤坐圓寂後一直保直持坐姿,至為殊勝,此一消息馬上在佛教界傳揚開來,難怪以美國、加拿大等34個國家組成的美洲國家組織定論義雲高大師掌持真正最高的佛法,果然他的佛法能使人生死自由,不僅在短短的時間內讓弟子得以了生脫死,並且以實證從千里外斬釘截鐵地分長期近期即期三次預言劉惠秀女士的圓寂狀況,展現了真正佛法極其深沉的涵義,世界佛教界讚嘆大法王就是大法王,佛法修證的的偉大和佛法的真實不虛,尤其是林永茂說,若沒有上師的真正淨土精髓大法,劉惠秀短時間的修法那有那麼大的功德得以往升西方極樂世界!更何況是說走就走,生死自由之坐化,他說在妻子身邊的他,不如千里之遙的上師知道妻子的圓寂情況,這才真正說明了問題。他們家人商榷後,決定將妻安然保留坐姿,不再火化。

義雲高大師傳彌陀大法 劉惠秀生死自由肉身坐化(2003 年 8 月 12 日刊載於天天日報)
義雲高大師傳彌陀大法 劉惠秀生死自由肉身坐化(2003 年 8 月 12 日刊載於天天日報)

Facebooktwitterredditpinterestlinkedin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