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级国际大师 – 义云高莅台 受到盛况空前的热烈欢迎 (1995年5月23日刊载于新桃日报)

关于“第三世多杰羌佛”佛号的说明
关于“第三世多杰羌佛”佛号的说明

特级国际大师 – 义云高莅台 受到盛况空前的热烈欢迎 (1995年5月23日刊载于新桃日报)

经四十八国及地区有关学术机构的五千六百一十二位专家学者认定的“特级国际大师”元首级荣位之义云高先生,作为大陆绘画艺术展出团团长,率团八人,应奥林匹亚基金会董事长吴经国先生与云慈正觉会会长喜饶根登之邀请,与五月七日下午三时抵达中正机场。欢迎场面盛况空前。举着旗帜,打着标语、手捧鲜花、吹奏鼓乐,上万各界民众高呼:「义云高大师好!」「热烈欢迎义云高大师」的欢呼声交错纵横响彻云霄。人们一拥而上争向大师和夫人敬献鲜花和哈达,秩序井然的欢迎队伍顿时被挤得大乱。鲜花和哈达将大师和团员们重重包围,在几十个魁伟健壮的护卫人员保卫下,好不容易从鲜花和人潮中步入迎宾车。贴着红色欢迎标语的一千多辆迎宾车队追随着大师的坐车涌进台北市,造成交通严重堵塞,迎宾车队从机场到台北市足足走了三个多小时。

在大师下榻的凯悦大饭店,同样是鼓乐喧天,鲜花如潮,大厅内、广场外挤满了欢迎的人群,聚汇成一片欢腾的海洋。台湾民众用最热情的方式表达了他们对大师的无限崇敬和钦佩。凯悦饭店的总经理哈迪十分感动地说:“如此盛况的欢迎场面我从来未见过,就是戈尔巴乔夫、萨马兰奇、布什、柴切尔夫人和国际歌星迈克尔杰克逊以及成龙、刘德华等人驻我饭店时的欢迎队伍加起来也没有今天迎接义云高大师这么多人,场面也没有这么热烈。”

几天来,义云高大师艺术团在吴经国先生和喜饶根登的陪同下,走到哪里哪里就有最隆重、最热烈,最壮观的场面出现。十二日晚,大师来到台北汐止,人们排成长对,夹道欢迎,欢迎大师的欢呼声和鼓掌声撼人心弦,爆竹和礼花在夜空中飞舞,交相辉映。无数的镜头啪啪叭叭的按着快门,记录下这一幕幕难忘的场景。十三日下午义云高大师应云慈正觉会邀请访问桃园南崁,到处高挂着“热烈恭迎义云高大师代表团”的巨幅横标,人们扶老携幼欢迎大师的到来。虽然烈日当空,骄阳似火,但是他们说这仍然比不上他们心中对大师的敬意。当大师离开桃园时,送别的人群一拥而上围住了大师的汽车,掌声,哭声,惜别声浑然混成一片,难分难解。

义云高大师艺术团来台湾所到之处,无不欢声四起,人潮涌动,情景感人至深。台湾民众对义云高大师盛况空前的欢迎场面在台湾历史上是从来没有过的现象。

每天到饭店来求见大师的各界人士,由于太多造成无法安排接待的局面,有位退休中将将军黄倬昭先生向记者说:「就连我们将军们每天早上七点钟就在大厅,等候大师接见的机会,可是还不知哪一天才能见得到?」

特級國際大師 – 義雲高蒞臺 受到盛況空前的熱烈歡迎 (1995 年 5 月 23 日刊載於新桃日報)
特級國際大師 – 義雲高蒞臺 受到盛況空前的熱烈歡迎 (1995 年 5 月 23 日刊載於新桃日報)
Facebooktwitterredditpinterestlinkedinmail

特級國際大師 – 義雲高蒞臺 受到盛況空前的熱烈歡迎 (1995年5月23日刊載於新桃日報)

關於“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的說明

二零零八年四月三日,由全球佛教出版社和世界法音出版社出版的《多杰羌佛第三世》記實一書在美國國會圖書館舉行了莊嚴隆重的首發儀式,美國國會圖書館並正式收藏此書,自此人們才知道原來一直廣受大家尊敬的義雲高大師、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被世界佛教各大教派的領袖或攝政王、大活佛行文認證,就是宇宙始祖報身佛多杰羌佛的第三世降世,佛號為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此,人們就以“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來稱呼了。這就猶如釋迦牟尼佛未成佛前,其名號為悉達多太子,但自釋迦牟尼佛成佛以後,就改稱“南無釋迦牟尼佛”了,所以,我們現在稱“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尤其是,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二日,美國國會參議院第614號決議正式以His Holiness來冠名第三世多杰羌佛(即H.H.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此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稱位已定性。而且,第三世多杰羌佛也是政府法定的名字,以前的“義雲高”和大師、總持大法王的尊稱

已經不存在了。但是,這個新聞是在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未公布之前刊登的,那時人們還不了解佛陀的真正身份,所以,為了尊重歷史的真實,我們在新聞中仍然保留未法定第三世多杰羌佛稱號前所用的名字,但大家要清楚,除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名字是合法的以外,在未法定之前的名字已經不存在了。

特級國際大師 – 義雲高蒞臺 受到盛況空前的熱烈歡迎 (1995 年 5 月 23 日刊載於新桃日報)
特級國際大師 – 義雲高蒞臺 受到盛況空前的熱烈歡迎 (1995 年 5 月 23 日刊載於新桃日報)

特級國際大師 – 義雲高蒞臺 受到盛況空前的熱烈歡迎 (1995年5月23日刊載於新桃日報)

經四十八國及地區有關學術機構的五千六百一十二位專家學者認定的“特級國際大師”元首級榮位之義雲高先生,作為大陸繪畫藝術展出團團長,率團八人,應奧林匹亞基金會董事長吳經國先生與雲慈正覺會會長喜饒根登之邀請,與五月七日下午三時抵達中正機場。歡迎場面盛況空前。舉著旗幟,打著標語、手捧鮮花、吹奏鼓樂,上萬各界民眾高呼:「義雲高大師好!」「熱烈歡迎義雲高大師」的歡呼聲交錯縱橫響徹雲霄。人們一擁而上爭向大師和夫人敬獻鮮花和哈達,秩序井然的歡迎隊伍頓時被擠得大亂。鮮花和哈達將大師和團員們重重包圍,在幾十個魁偉健壯的護衛人員保衛下,好不容易從鮮花和人潮中步入迎賓車。貼著紅色歡迎標語的一千多輛迎賓車隊追隨著大師的坐車湧進台北市,造成交通嚴重堵塞,迎賓車隊從機場到台北市足足走了三個多小時。

在大師下榻的凱悅大飯店,同樣是鼓樂喧天,鮮花如潮,大廳內、廣場外擠滿了歡迎的人群,聚匯成一片歡騰的海洋。台灣民眾用最熱情的方式表達了他們對大師的無限崇敬和欽佩。凱悅飯店的總經理哈迪十分感動地說:“如此盛況的歡迎場面我從來未見過,就是戈巴契夫、薩馬蘭奇、布希、柴切爾夫人和國際歌星邁克爾杰克遜以及成龍、劉德華等人駐我飯店時的歡迎隊伍加起來也沒有今天迎接義雲高大師這麼多人,場面也沒有這麼熱烈。”

幾天來,義雲高大師藝術團在吳經國先生和喜饒根登的陪同下,走到哪裡哪裡就有最隆重、最熱烈,最壯觀的場面出現。十二日晚,大師來到台北汐止,人們排成長對,夾道歡迎,歡迎大師的歡呼聲和鼓掌聲撼人心弦,爆竹和禮花在夜空中飛舞,交相輝映。無數的鏡頭啪啪叭叭的按著快門,記錄下這一幕幕難忘的場景。十三日下午義雲高大師應云慈正覺會邀請訪問桃園南崁,到處高掛著“熱烈恭迎義雲高大師代表團”的巨幅橫標,人們扶老攜幼歡迎大師的到來。雖然烈日當空,驕陽似火,但是他們說這仍然比不上他們心中對大師的敬意。當大師離開桃園時,送別的人群一擁而上圍住了大師的汽車,掌聲,哭聲,惜別聲渾然混成一片,難分難解。

義雲高大師藝術團來台灣所到之處,無不歡聲四起,人潮湧動,情景感人至深。台灣民眾對義雲高大師盛況空前的歡迎場面在台灣歷史上是從來沒有過的現象。

每天到飯店來求見大師的各界人士,由於太多造成無法安排接待的局面,有位退休中將將軍黃倬昭先生向記者說:「就連我們將軍們每天早上七點鐘就在大廳,等候大師接見的機會,可是還不知哪一天才能見得到?」

Facebooktwitterredditpinterestlinkedin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