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禪10 一行禪師著/陳勁甫譯 不要忽視了你法藏的另一半 選擇菩薩當你同行的伴侶 附錄 — 一行禪師在趙州柏林禪寺關於行禪的開示

來源:行禪10 一行禪師著/陳勁甫譯

行禪 選擇菩薩當你同行的伴侶
行禪 不要忽視了你法藏的另一半

不要忽視了你法藏的另一半

Don’t Ignore the other Half of your Dharma Treasure

  我想我們所在的這個娑婆世界是最好的修行場所。大乘佛教的師父常常用善良與美妙來描述佛法的寶藏。當他們說:”翠竹黃花無非妙道,白雲明月即是真如”時,在我們本具的特質中,其實有一半是被隱蔽的。我們本具特質的真面目,同時也包含著貪、嗔、痴的泥沼與污水!真理同時也包括人們彼此之間互相帶來的苦痛與傷害。在淨土中,天鳥的歌聲會演化成法音;而在這個世間,也同樣是如此,鳥的歌聲一樣能宣露出我們本具的特質。

  有位老法師曾經說過:”無始以來,有情眾生都是不生不滅的”,他還作一詩偈為證:”春來之時,千花競放,黃金鳥在綠柳間啼鳴”,對我們而言,鳥兒的歌聲代表著喜悅、美好及清淨,並喚起我們生命中的活力與愛。但是當我們進一步深入觀察,我們就會發現鳥兒的歌聲中同樣也包含著苦痛。有一天,我在林中靜坐,突然間一隻鳥叫了一聲,我驚嚇了一跳。我清楚地看到隱藏在樹葉下或樹洞中的昆蟲也正和我一樣地受到驚嚇。鳥的叫聲會震攝這些昆蟲,正如人們聽到老虎的咆嘯而感到害怕一樣,也會引生恐怖和痛苦啊!

選擇菩薩當你同行的伴侶

Choosing Bodhisattva as Traveling Companions

  修習行禪會為你開啟這個宇宙的奧妙,可以轉娑婆為淨土,擺脫憂傷煩惱,帶來內心的平和。當然也會幫助我們覺察到苦痛與煩惱的存在。當我們能夠做到唸唸分明時,我們就能夠看清生命中所發生的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我經常告訴禪修的學生們說:”如果不能看清在你眼前及週遭所發生的事物,你又如何能了知你的自性呢?要看清你的自性不是閉起眼睛就能達到的,相反,你必須張大你的雙眼,清醒地觀照這個世間的真實狀況,這樣才能完全洞見你圓滿本具的法藏及法身,並將了悟諸如炸藥、飢餓以及對財富名利的追求等等都是與你的自性不相分離的。”

  穿越瀰漫著稻香的田間小徑、竹蔭夾道的泥土小路、被暗灰乾燥的落葉覆蓋的公園……,這些都是可供你行禪的路徑,請好好享受其中。它們不會使你忘失正念,反倒會帶給你看清世間實相所必需的正念覺知。不論是小徑或是大道,這世上的每一條路都是行禪的路徑!即使是在貝魯特的偏僻小巷或在越南的公路上,尚存有等待挖掘的地雷,它們可能會奪走孩童和農夫的性命,但是只要你是清醒覺悟的,你將會毫不猶豫地步入其中。

  你將會還有痛苦,但是你的苦痛並非來自你自己的憂悲恐懼,而是源於你對有情眾生的慈悲,因為你已是覺悟的有情,具有菩薩的悲心了!如此一來,這一路上你所發的慈悲心將會造就無數勇猛無畏的菩薩。

附錄 — 一行禪師在趙州柏林禪寺關於行禪的開示

  在佛陀時代,每當清晨,佛和弟子們手捧飯缽以經行的方式走入村莊乞食。他們具足正,安詳而莊嚴,悠然自得地行進。此情此景無疑在深深地感染著每座村莊的人們。這本身就是一種無聲的開示。

  臨濟祖師說,我們輕輕地踏在大地上而不是踩在水面上,也不是飛翔在空中。我們在此輕鬆安詳地行路而心無旁鶩,這本身就意味著修行,這就是神通。死屍是不會行走的。活著本身就是美妙的奇蹟。你是否能發現這個地球、這個世界本身就是奇蹟,取決於你是否活在當下,是否正念。即使有輪迴、苦難,也只是美好的影現和轉化。在當下,我們已經站在淨土上了。無須企求於未來,無須造作劬勞,就讓雲是雲,你是你,花是花。你自己活著,你自己就要走路。

  不要讓自己的念頭輕易地流失,過去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應當住於剎那剎那常新的當下。當下便常樂我淨,一切圓滿。正念的經行是體驗實相的妙法。每一步的邁出都蘊含著無限,妙不可言。生活在正念的當下是如此美妙而親切。如果你心不在焉,即便你與心愛的人形影不離,也無法嘗到愛的愉悅。如果愛人的人不在當下,那種愛只是一種空殼。佛陀是修行人所愛的,若是你心中充滿妄想雜念,遠離當下,佛陀會很傷心。佛陀就是我們的導師、父母,在經行時,吸氣時你就默想:”佛陀,母親;佛陀,母親”;呼氣時,你就默念:”我在當下,我在這裡。”把全身心投入當下的每一剎那,佛即與你為伴,與你同體,你在佛亦在。佛是老師,你是學生,師生的配合美妙之極。佛是母親,你是兒女,母子心心相融。

  真實的柏樹是生機盎然、清新活潑的,既不抽像也不死板。仔細地觀照柏樹,一切生命的美妙都呈現於此。柏樹就在這裡,與你同在,令你感到如此親切。當你深入觀照柏樹時,你就會看到趙州禪師的微笑。趙州禪師經常教導弟子以正念來觀照生活的一切細節,來喫茶,來洗缽,不放過任何一個細行。有一天早上,一位弟子問他:”如何是祖師西來意?”趙州禪師慈悲地用手指著柏樹說:”庭前柏樹子。”這就告訴我們,不要執著、拘泥於事物的名相,而要在當下去觀照真如實相。我們不知道此人是否因此開悟,但這個故事廣為流傳。柏樹就是真如,藍天就是般若,你的同修是這樣,明月花叢也都是這樣。

  上個月我在韓國時,走入玉蘭花叢中,說:”玉蘭花,我在這兒,我在這兒。”在當下我是快樂的,我相信玉蘭花也是快樂的,趙州禪師知道也會是快樂的。這種方式就是,吸氣時呼喚某一事物,呼氣時說我在當下,我在這裡。你可以呼喚佛陀的名號,也可以呼喚周圍的某種事物。比如你處在某個地方,像山西、河北,你可以輕聲呼喚它的名字。經行的時候,不要有任何目的,不要問自己要到哪裡去,你只要一步步緩行在當下就行了。在法國梅村禪修中心,每天以幾種不同的方式經行,時時刻刻保持正念,用這種巧妙的方法來培養定力和智慧,同時會享受到當下生活的樂趣。

  我總是緩緩地行走,因為我不急於去什麼地方。即使在喧鬧的車站、機場,我只是生活在當下。我走得很慢,卻將佛法帶到了世界各地;走得輕緩,每一步都充滿了寧靜和法喜。你的步伐將決定你腳下是淨土還是穢土,請不要在臨終時才想到淨土,其實淨土無處不在,當下就是,心淨則佛土淨。經行時要面帶微笑,注意力集中在腳下,配合呼吸,思想不要散亂,這樣每走一步,你的腳下便會綻開一朵蓮花。一週左右的練習就可以使你變得快樂,遠離憂愁煩惱,這並不是什麼奇蹟。

  初學者會發現,吸氣往往比呼氣短,你可以用呼吸來調整步伐,幾天以後,你就可以讓呼吸和步伐變得協調一致。每天利用半個小時的時間來經行,輕輕地呼喚你所喜愛的事物,慢慢地,你的智力會開發,觀照能力會增強,你會變得快樂,周圍的人也會因為你快樂而快樂。在這個忙碌的社會上,人們已很難使自己的心停下來。佛法的一切法門都離不開”止”。我們的心停止向外流逸的時候,它就會停下來,這時你就會體會到輕鬆、安詳。我們要像柏樹一樣,只是站在那兒,不去妄想,所以柏樹本身是圓滿美好的。你也是這樣,不管你敢不敢相信,你和佛並沒有什麼區別。

  當你的心唸佛陀的時候,佛陀與你同在。你會覺得輕安、平靜、愉快,這時你已經上路了。如果你愛佛陀,你就和他一起緩緩地走。那時你就會和佛陀一同行在淨土上。

文章來源:

  1. http://www.book853.com/show.aspx?page=28&&id=493&cid=160

2. http://www.book853.com/show.aspx?page=29&&id=493&cid=160

3. http://www.book853.com/show.aspx?page=30&&id=493&cid=160

Facebooktwitterredditpinterestlinkedinmail

行禪9 一行禪師著/陳勁甫譯 為了尋找和平而走 這樣行走將使所有眾生都平和 真愛來自你的正知正見

來源:行禪9 一行禪師著/陳勁甫譯

行禪9

為了尋找和平而走

Walking in order to Find Peace-為了尋找和平而走

  雖然自己一個人行禪比較易專注和覺照,但你也可以和另一個人一起沈靜地行禪。每天早晨我都很早起來行禪,而且在一天中,只要有五分鐘乃至半個小時的空閒,我就會再用來行禪。行禪能帶給你和平、覺照和極大的喜悅。讓我們將地球上的每一條道路都當作可以行禪的道場。如果你不修習行禪,那你將無法受益,我也無法受益,而且所有有情眾生也都將無法受益。

  當你放慢腳步行走時,開始你可能會感到不太平衡,像個嬰兒初學步一般。但只要跟隨你的呼吸,提起正念,清楚明白地行走,那麼你將會很快找到平衡感。注意觀察牛或老虎緩步行走的狀態,牛踩著非常乾淨利落、莊嚴的步子,而老虎則是溫和、優雅地移動著。如果能有規律地來練習行禪,你將會發現你的步伐也會變得乾淨利落、穩重且優雅!

這樣行走將使所有眾生都平和

Walking so that All Being Be Peaceful- 這樣行走將使所有眾生都平和

  在清晨或深夜,戶外的空氣顯得格外清爽與乾淨。再沒有比清淨的空氣更能滋養生命的能源了。當你行禪時,你可以吸入這份能源,它會使你的身心感到更加強壯。如果能經常性地行禪,那麼你的生命將會逐漸地發生轉化。你的動作會變得更為輕巧、敏捷而不拖泥帶水,你對當下正在進行的事情會更為清楚明了。在人際關係及作決策方面,由於有更好的洞察力及更大的悲心,你將會發現自己更為沉著堅定。所有眾生不論大小、遠近,也不論從日月星辰到枝葉蟲蛹,都將會因你正念的步履而變得平和起來。

真愛來自你的正知正見

在結束之前,我要吐露一些我內心的想法。我說過,這個娑婆世界已經具足了淨土世界的所有奇妙莊嚴。現在我則必須告訴你,這個娑婆世界其實比淨土還好,因為這兒有痛苦的存在。如果說我對於進入淨土尚心懷躊躇的話,那不僅因為那兒沒有楊桃樹和檸檬樹,更因為那兒沒有任何的痛苦。佛陀首先覺悟的就是苦的存在。如果你不能覺悟四聖諦中的第一苦諦,那麼你是無法成為一位真正的佛教徒的。對苦的覺悟會產生慈悲,而慈悲正是修道的動力。如果你不能看清這一事實,不能瞭解這一事實,那麼你的愛還不是真愛,它就有可能只是一時的激情、興奮或慾望罷了!

  在協助那些海上難民之後,我再度回到歐洲。當時我對西方的生活方式感到極其陌生。看到那麼多的船民在海上受苦受難之後,我飛抵巴黎機場。在開車回家的路上,我經過裝飾著五彩霓虹的城市與超級市場。這場景就好比走在夢幻之中。這世間的境遇為何會有這麼大的差別?這兒的人們正在霓虹燈下飲酒尋歡,而那些在海上的人們卻在遭受殺戮、掠奪、姦淫、迫害。在真正覺悟了苦之後,我再次摒棄了膚淺的生活方式。在佛土上,雖然阿彌陀佛和所有諸菩薩恆常地向我們提醒四聖諦與八正道,然而佛法的字句又怎能取代對苦難的直接體驗呢?在越戰期間,西方人能在電視屏幕上看到戰爭的景象,但我疑惑他們能從中真正瞭解多少呢?我同樣也看到這些畫面,我並不認為這些畫面能夠真正傳遞其中真正的苦痛。

文章來源: http://www.book853.com/show.aspx?page=25&&id=493&cid=160, http://www.book853.com/show.aspx?page=26&&id=493&cid=160, http://www.book853.com/show.aspx?page=27&&id=493&cid=160

Facebooktwitterredditpinterestlinkedin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