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宗的哲理小故事10 和顏愛語 大哉 心也 法在釋尊在 不飲酒是佛

禪宗的哲理小故事:和顏愛語 [日] 山田無文

“大哉,心也”——榮西禪師的宇宙觀

  第一個將禪宗傳入日本的是建仁寺開山之祖榮西禪師,他從年輕時就一直修學於睿山,並曾渡海入宋修習禪法。

  本來睿山是八宗兼學的道場,最早由開山傳教大師最澄弘傳禪法,而榮西禪師則兩度入宋習禪,是將禪作為一宗傳到日本的第一人。為了讓人們理解禪的重要性,他撰寫了《興禪護國論》。即興禪昌國的理論。

  《興禪護國論》的序言中有這樣一段話:

  大哉,心也。天之高,不可極也,而心出於天上。地之厚,不可測也,而心出於地下。日月之光,不可逾也,而心出於日月光明之表。大千沙界,不可窮也,而心出於大千沙界之外。其大虛乎,其元氣乎,心則包大虛,孕元氣者也。天地待我而覆載,日月待我而運行,四時待我而變化,萬物待我而發生。大哉,心也!

  太精彩了。人心,實在是廣大無邊。宇宙洪荒只不過在我心中運行。心中有天覆地載,心中有春夏秋冬,心中發生森羅萬象。“大哉,心也!”天之高,地之厚,無以丈量,但是心卻可以上天入地。太陽只照亮白天,月亮只照亮夜晚,但是心卻照亮日月莫及的地方。大千世界之外我們去不了,但是心卻出於大千世界之外。“大哉,心也!”

  為什么如此之大?因為心中是“無”。

  心常被比喻成鏡子。鏡子,即使是裝在女士坤包中的小鏡子,也可以裝下從山上到山下的整個京都市區,可以裝下無論大津還是琵琶湖,能裝下富士山,也能裝下太平洋。為什么可以裝下?因為鏡子中是無。我們的瞳孔盡管比黃豆還小,但是這小小的瞳孔卻可以裝下整個京都市區,可以裝進去太陽、月亮和成千上萬的星星。為什么可以裝下?因為瞳孔中是無。

  整個世界都可以裝入自己心中,不感覺擁擠。心是可以包容整個宇宙仍綽綽有餘的地方。覺知自己的心如此偉大,叫做“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禪宗的哲理小故事:和顏愛語 [日] 山田無文

法在釋尊在

禪宗的哲理小故事 法在釋尊在

  按照我們禪門的解釋,法即釋尊的覺悟。將釋尊的覺悟原原本本、世世代代傳承下去,有這個覺悟的地方,釋尊就能永生。

  打比方說,“燈燈無盡”一語見於《維摩經》,如果將一支蠟燭的火移到下一支蠟燭,即使原來的蠟燭融化了,它所燃起的火仍是與原來別無二致的火,輾轉連續不斷地點燃下面的蠟燭,這支蠟燭本身盡管燃盡,但火卻永遠生輝。所以,在覺悟的燈火點燃的地方,釋尊至今仍儼然活著。這樣的解釋是禪門的解釋,大乘佛教全部做這樣的解釋。

  法然上人在臨終之時,有人商議上人的遺骸如何處置?上人說:“不用給我造墓,哪裏有佛號,哪裏就是我的墓。在這個世上,哪怕在窮鄉僻壤,只要還有人念‘南無阿彌陀佛’,法然就活在那裏。”

  思誦南無阿彌陀佛

  我亦惟駐六字中

  有法在的地方,祖師就活著。釋尊也活著。所以嚴格護法,使它薪火永傳,是我們的重大職責。

  如此一想不能不發人深省:今天的日本,今天的日本佛教界,究竟還有法嗎?

禪宗的哲理小故事:和顏愛語 [日] 山田無文

“不飲酒是佛”——不被酒飲的坦山和尚

  從前,第一個開設東京大學佛學講座的原坦山和尚應邀到某家共進午餐。雲照律師是赫赫有名的戒律家,滴酒不沾,而坦山和尚卻是鬥酒不辭的酒中豪傑,這一對偏偏碰到一起。

  雲照律師平素對信徒嚴格說教,見坦山和尚毫不客氣開懷暢飲,終於忍無可忍,便點了坦山和尚幾句。可坦山和尚卻滿不在乎,還大言不慚“不喝酒的家夥,不是人。”

  “不是人,是什么?”雲照不依。

  “是佛啊。”坦山若無其事,弄得雲照律師也有口難辯,只好忍氣吞聲。樂飲者中,自古不乏英雄豪傑、偉人、大藝術家,甚至名僧知識,所以不見得飲酒都是壞事。問題是酒無罪,而被酒亂智就成問題了。對我等並非英雄偉人的凡人因酒失去理智,貽害家庭、社會竟至身敗名裂,如來深感痛心,因之嚴戒,曰“勿飲酒”。

  至於被飲,就不僅限於酒了。我們實際上在被各種東西飲之,醉態百出,而旁觀者的眼光也變得令人費解的盲目,麻木不仁。被色欲、財欲、空想飲之,為名譽心、文學、哲學、思想,甚至神佛陶醉,喪失一切自主性,進而喪失正確的理性和判斷。大乘佛教在廣義上將這些沉醉者統稱為犯不飲酒戒者。

  達摩大師宣示:“自性靈妙,名之於本來清淨之法,不生無明之見,為不飲酒戒。”“無明之見”,即無批判的,盲目的見解。以自性以外的東西為依據,暫時性的想法,都是無明的見解。連囿於神佛、甚至拘泥於法或真理,古人亦示之曰:“有佛處不得住,無佛處急走過。”一休禪師歌雲:“想成佛,挖空心思也枉然;看石佛,石頭疙瘩立路邊。”

  對什么都不眷戀,就像淙淙流水一樣,自由無礙的心,叫做不飲酒心。名之曰“靈妙的自性清淨心”。

故事來源︰

http://www.book853.com/show.aspx?page=28&&id=1700&cid=53

http://www.book853.com/show.aspx?page=29&&id=1700&cid=53

http://www.book853.com/show.aspx?page=30&&id=1700&cid=53

Facebooktwitterredditpinterestlinkedinmail

禪宗的哲理小故事12 和顏愛語 [日] 山田無文 看什么都美 使心清淨的妙用 為親鸞一人

禪宗的哲理小故事:和顏愛語 [日] 山田無文
禪宗的哲理小故事:和顏愛語 [日] 山田無文  看什么都美 使心清淨的妙用 為親鸞一人
看什么都美

看什么都美

今年正月初五,因為讀賣電視台策劃了我與東本願寺的新門先生的對談節目,我去了東本願寺的大殿。對談題目是圍繞“人生價值”對話。因為是正月,對方拿出紙板、筆硯,要求我們“新春試筆”。因為是電視,所以需要各種包裝吧。

  我寫了“美”字。主持人問:“什么意思?”我回答:“‘人生價值’,即指活著的生命的價值觀。然而生命的價格也有等級。既有動物般的生命,也有堪稱人類的生命,還有永恒的生命。懂得了永恒的生命,得到佛之智慧,看什么都美,聽什么都美。就會懂得所見所聞一切皆為美,這個世上本身就是淨土,大家都是菩薩。明白這一點,是人生價值的最高境界,所以我寫下‘美’字。”對談進行了45分鍾。

  當今世上,感悟人生價值的人大多數說“家庭幸福是人生價值”,說得也不無道理。身處如此複雜怪異、千變萬化的時代,起碼小家庭想過上溫馨、安靜的幸福日子,這是唯一的人生價值,其心情可以理解。最近的年輕人常說“小家”,卿卿我我的小兩口,不要婆婆,建起屬於自己的安樂窩,有一台車,就是人生的理想,人生的價值。何等狹隘的理想啊,這也就是養雞場裏老母雞的理想吧。

  雞架上的老母雞有個渺茫的理想:這一輩子哪怕只有一次能夠下到地上,在那片美麗的草坪上跟在公雞身邊,建一個屬於自己的窩。

  也許起碼的“家庭圓滿”是現代的人生價值,然而無論建立了怎樣歡樂的小家,如果心上的“她”先走了,人生價值就此結束;如果大靠山的“他”有了第三者,人生價值就此告終。

  感覺孩子才是人生價值,為了升學找家教上私塾,好不容易上了大學,兒子卻戴著鋼盔扛著大棒回來,和父親理論一個晚上,說“我與老爸說不來,再也不回這個家了”,從此一去不返,人生價值就此中斷。

  指望著什么的人生價值,必有破滅之日。遇到這種時候,從前的人明白“人生無常,沒有任何東西是可靠的”,求助於宗教,而今天的人不登寺院或教堂的門,隨隨便便就自殺了。而且自己一個人死了不說,動輒還帶著孩子投河、吸煤氣自殺。從最近的報道可知,更惡劣的家夥竟帶著一面之交的藝伎開車狂奔,與迎面的車正面相撞自殺。自己要自殺,卻連累毫不相幹的三個人損命。

  這樣險惡的世道就是當今社會,哪裏也找不到人生價值。因為當今社會沒有宗教。這也是我們宗教家的怠慢,必須做深刻的反思。

  即使在這樣的社會,若能借佛之智慧,打開心眼,看什么都美,聽什么都快活,覺悟“當處即蓮華國,此身即佛也”,就能於此發現真實的人生價值。

使心清淨的妙用

天龍寺的開山祖是夢窗國師。國師年輕之時參拜伊勢逸事,見於國師《夢中問答》一書。

  “神主帶領他從內宮到外宮做了詳細說明,說這裏的神是日本的祖神,最靈驗的神。祖神喜清淨,最不喜汙穢。到這裏來參拜,請不要像在別處那樣,在神前撒錢。錢這個東西,對於人類也許是寶,但是神看來就是不潔。”

  “如果有志供奉神,在宇治橋外有家‘禦師’,兼做旅館,多少不限,就交給他們好了。他們會准備新鮮菜蔬、魚來供奉,所以請不要在神前撒錢;同時也不要在神前祈願、禱告。”

  “禱告什么‘祈求祛病除災,買賣興隆,兒子出人頭地,女兒找到快婿,闔家安康,子孫長久’等等,聽上去貪欲過重。給一文錢,祈願發財百兩千兩銀子,那是欲望,是心的汙垢。汙垢是神最不喜的。對人類不可缺少的是什么,無所不知的‘神’無需催促。真正詣神,是在五十鈴川淨手淨口,靜靜地從參道走來,淨心,立神前,擊掌謝恩:‘感謝您保佑,今天也平安無事!’”

  “在五十鈴川淨手淨口,從參道靜靜走來,淨心,立於神前,就像西行法師‘雖不知有何好事降臨,早已感恩涕泗’,即使離開家門時還心靈汙垢不堪的人也會得到徹底清淨,以清爽的心境回家,有此妙用。賺錢不是妙用,使心清淨才是妙用。”

  聽罷這番解說,國師悟出原來日本神道的教誨與佛法的教誨是相通的。心清淨,是日本神道的教誨,是佛教的教誨,是基督教的教誨,也是孔子的教誨。其間有涵蓋基督教的東方之道。人類,任何人都可以平等地變成清淨心。換言之,即成佛。

為親鸞一人

親鸞聖人說:“能案彌陀五劫思惟之願,盡為親鸞一人。”就是說如來佛行五劫思惟之苦,盡為拯救親鸞一人而為,其實並無此等不合理的事理。如來佛行五劫之苦,是為了無一遺漏地拯救全人類,而不是只拯救親鸞一人那么小氣的願望。他甚至發誓:哪怕有一人未得到拯救,我都不成佛。將佛祖廣大無邊的本願,說成 “為拯救親鸞一人而為”,一人來承受之處,可以窺見親鸞聖人的宗教經驗高深莫測。

  去拯救這個像親鸞一樣罪孽深重、煩惱無盡、三世諸佛都不要的惡徒,如來費盡苦心是為了拯救這家夥一人,這是發自肺腑泣血的感恩。自己一人來承受佛的大慈大悲。而且,就像他在身後護著全人類,發出狂熱的高喊:我親鸞都得到拯救,你們何不跟上。

  將親鸞聖人的話推而廣之,即陽光也是為了我一人,月夜皎潔也是為了我一人,百姓辛苦種稻為了給我一人吃,紡織女工織布到深夜為了給我一人穿。菜市、魚店為了我一人有得吃開店,電車、巴士為了拉我一人在跑。全世界、全人類,都是為了我一人在動,通過聚焦我一人,由此自覺一人的絕對性即宗教。換言之,我即全宇宙、全人類、全存在所養之我,有這樣的“大恩”才有我,這感恩無盡之情由此必然泉湧。

  基督是“上帝的獨生子”,我們每個人都必須是上帝的獨生子。釋尊喊出“惟我獨尊”,人類每一個人都必須清醒地覺悟“惟我獨尊”。

  說 “太陽是為我一個人發光”,此話為過嗎?也許你會說“太陽為什么只為你一個人發光?人類有33億。明明照著所有的人嘛。”然而,我從太陽那裏得到的不是 33億分之1的熱量,太陽毫不吝嗇地把全部的光和熱給了我一人。33億人每個人都可以認為,太陽是為我一個人發光。“天上天下,惟我獨尊。”這個我,在廣袤的世界獨此一人。無論過去和未來,絕無僅有。覺悟這一人的絕對尊嚴,是人生第一義的。

文章來源: –

1) http://www.book853.com/show.aspx?page=34&&id=1700&cid=53

2) http://www.book853.com/show.aspx?page=35&&id=1700&cid=53

3) http://www.book853.com/show.aspx?page=36&&id=1700&cid=53

Facebooktwitterredditpinterestlinkedin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