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宗的哲理小故事11 和顏愛語[日] 山田無文 做面善的人 我是什么 天地間獨此一份

禪宗的哲理小故事:和顏愛語 [日] 山田無文
禪宗的哲理小故事:和顏愛語 [日] 山田無文 做面善的人

做面善的人

忍辱是菩薩淨土。菩薩成佛時,三十二相莊嚴眾生來生其國。(《維摩經》佛國品第一)

  “忍辱”,即戒嗔恚。即使有惹人生氣的事,也要互相忍耐、謙讓、懺悔,這就是菩薩淨土。心中忍耐、謙讓、懺悔之心完成時,許多面相仁慈者即聚攏而來。“三十二相”即佛所具備的具足的相貌。

  前不久,在妙心寺舉辦了某電機公司新職工培訓會,其時我對這些年輕人講道,有這樣一首歌詞,“哭著墜地情來養,更待開花結果時。”我們都是呱呱墜地,沒有一個人是笑著出生的。嬰兒離開溫暖的母體,塵世的風如利刃砭骨吧。即使被包裹在松軟的繈褓裏,也會感到如坐針氈般的疼痛。雖然人們都把自己生下來時的事忘得一幹二淨,但是誰都是哭著來的。也就是說,人並不是有了將來的幸福保障才生下來的。赤裸裸、毫無計劃,而且懵懵懂懂就來到人世,這也太顢頇了吧。

  這個赤裸裸、懵懵懂懂就來到世上的我們,在父母、周圍人以及天地的恩賜下,健康成長,上了高中,現在大學都畢業了。這就是“情來養”。你們已經長大,今後要自己做計劃,以自己的意志走向社會。如果是花草,就到了獨立抽蕊開花的時期。今後要開出適合每個人自己的花朵。花有色有香。即有良好的教養和練達的人格,培養良好的情趣,做個面善的人。

  花中有蜜,它就是奉獻社會之心、盡其所能之心。只要開花,自然有收獲。幸福不是去索取,而是被給予。有句西諺:“求得的只是快樂,不求而被給予的是幸福。”我們就是要做這樣的人,即使不索取,也被自然地賦予幸福。

  我向這些年輕人講了這番話。正像草木來到世上是為了開出媚人的花朵,人生於世的目的,即錘煉一副像佛一樣慈祥的相貌。在有生之年,起碼要做到面善。

我是什么?

前不久,我在京都車站等車,一位青年站到我的面前,說“您是澤木興道先生嗎?”可能有人知道這位澤木先生,他是曹洞宗一位大名鼎鼎的和尚,是位做永平寺貫首、總持寺座主也綽綽有餘的名僧。但是他“不願意有這么大的寺院。既不要寺院,也不成家”,而是一年到頭雲遊四方,在日本各地教授坐禪。他連寺院和家都不要,可想而知常常是衣衫襤褸地四處雲遊。

  見到個不修邊幅的和尚,他就以為是澤木了吧。我的朋友從旁代我答道:“澤木先生前幾年已經過世。這位是無文和尚。”

  “那我可以問個問題嗎?”

  “哦?”

  “我應該做什么呢?”

  “做‘我’喜歡的事吧。”

  “正因為我弄不懂這個‘我’,所以從東京來到這裏。‘我’是什么?”

  他很認真。我認為,這是當代最誠實的學生發自靈魂深處的呐喊。不,也許是今天整個日本人的問題。

  如果解決“我是什么”的是禪,恐怕現在那個誠實的學生,不,整個日本人,不、不,整個世界都要來尋求禪了。

  “你是哪個學校的學生?”

  “國學院大學。”

  “是啊,老話說‘你要知道你自己’,別看自己離得最近,卻是最難懂的。我沒有時間,只說結論吧。如果懂得了自己為誰、為什么做出奉獻,感到愉悅,感到幸福,那就真正找到了‘我’自己。不過,現在我要到播州的西脅去講演,沒有時間和你談了。”

  “那我跟你一起去。”說完,他買上車票跟來了。

  我們一起到了神戶,乘上從西脅前來迎接的車去會場。我求人家:“今天跟來一個怪人,麻煩你們管他一頓晚飯吧。”我講了將近兩個小時,回到寺院已經是晚上十點。

  既然不懂“我”,要弄懂怎么也得兩三年功夫,只好收留他吧。我做好精神准備下了車,他卻說“再見,我回去了。”夜裏十點,人走了,也不知去了哪裏,真讓人琢磨不透。但是“我是什么?”“我應該做什么?”這是人類最純粹、發自靈魂深處的呐喊,如果真正懂得“我”的是禪,今天歐美人不厭其煩地喊著“禪、禪”,其迫切的需求似乎可以理解。

  “世上最快樂最值得稱道的事莫過於有獻身終生的工作。”若在工作中能感悟“我”的使命,明確“我”的目的,並為之不懈地努力,這個人毫無疑問就是幸福的人,值得稱道的人。如果不懂這個人生目的,大學畢業之前就要深入認真地思考。不要忘記,盡管職業際遇各有不同,然而建設和平、公正、光明的世界就是人生彼岸。

天地間獨此一份

從前,中國有位首山和尚,他把棒喝修行僧用的竹篦條放在眾人面前,說:“汝等諸人,若喚作竹篦則觸。若不喚作竹篦則背。汝諸人且道,喚作什么——把它叫做竹篦條,只是常識,學別人的叫法而已,誰不知道這是竹篦條呢?說它不叫竹篦條,那是違背常識,明明這是竹篦條嘛。這究竟叫什么,說說看。”說著放在眾人面前。怎么樣,這是什么?

  這把扇子,叫做扇子是常識,不叫做扇子,違背常識,那么這是什么?如果說,這是大扇子,那是與小相對而言;如果說小,是與大相對而言。說髒,是與幹淨比較;說幹淨,是與髒比較。說重,是與輕比較;說輕,是與重比較。如果天地間獨此一份,應該怎么說?

  許多在常識范圍的東西比較容易判斷。如果放棄常識,放棄經驗,放棄知識,以赤子般純真的本我之心,只看這一個,該怎么說?肯定沒法說。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東西本身也叫不可知。人也一樣。說我的身體太單薄,我沒什么學問,我窮得一無所有,我有不好的毛病之類,如此以常識或比較來看自己,大可不必。

  懂得天底下只有一個自己,即“天上天下惟我獨尊”。放棄相互心中的分別,放棄所謂的照顧,以純粹清淨無垢的眼睛直觀事物,一切皆為本真的實在。沒有非佛之物。都要拜成佛。

文章來源: –

  1. http://www.book853.com/show.aspx?page=31&&id=1700&cid=53
  2. http://www.book853.com/show.aspx?page=32&&id=1700&cid=53
  3. http://www.book853.com/show.aspx?page=33&&id=1700&cid=53

Facebooktwitterredditpinterestlinkedin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