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宗的哲理小故事3 和顏愛語 [日]山田無文 愛你所到之處 無思無慮的本質心 記憶可憎

禪宗的哲理小故事 和顏愛語 [日] 山田無文
禪宗的哲理小故事:和顏愛語 [日] 山田無文
記憶可憎

愛你所到之處

今天的日本憲法,宣稱主權在民。國家統治的權力掌握在國民手中,這是幸事。若每個國民不靠天皇就能把日本建成統治得法、不斷發展的主權在民的國家,當然無可挑剔。然而如果解釋為既然主權在民,我們就有權力有自由,可以隨心所欲,則大謬不然了。

  臨濟禪師說“隨處作主,立處皆真”。不管走到哪裏都能作主,不喪失主體性,做個主人翁,這樣他的行動就不會有失。他說得很清楚,然而如果解釋成不管到哪裏都可以為所欲為,便是大錯特錯了。

  “隨處作主”,既不是讓人傲氣,也不是隨心所欲。而是要有愛心,就是說無論走到哪裏,都要珍愛你所到之處。

  例如乘電車,把它看成自己的電車,一定連個紙屑也不會丟;把公園看成自己的公園,就連一枝花也舍不得折了;把京都看成自己的家園,就不能不由衷地熱愛它;如果能把各個城市都當成自己的家鄉,就會對那片土地產生眷愛。把日本當成我的國家,就不能不呵護珍惜它。臨濟禪師所言極是,把世間的事物都當成自己,報以愛心,就不會做錯事了。

  另外,今天常聽到公仆一詞,如果認為知事是公仆,市長也是公仆,議員是公仆,機關的幹部、員工都是公仆,而我是主人公而自命不凡,也不能不說是大錯特錯。知事和市長固然是公仆,但他們都是在為我們工作呀。他們替我們為市民、為政府而工作,所以我們也必須是公仆。如果說我們的代表是市長、知事、國家的政治家的話,每一個國民也必須為社會、為人類服務。這才是主權在民。臨濟禪師的隨處作主的思想,也務須這樣去解釋。

無思無慮的本質心

從前有個笑話,說一個到京城做學問的孩子要回來了,母親興高采烈地到客棧去接兒子。本想和兒子並排往家走,兒子卻不肯與母平行,說:“母親大人先請。我受之教曰‘退避三步,不踏師影’,因父母影與師影無異,所以您要離開一點走。”

  回到家,母親用心做得晚飯,他卻愣眼盯著飯菜不動筷子,說:“我所學曰‘割不正不食’,這個胡蘿卜、大蘿卜切口不整齊,所以我不吃。”

  這種繩趨尺步、墨守成規的道德,讓人鄙薄。顯然,道德時而變成了被禁錮的僵屍。

  我認為,藥絕不是一成不變的東西。根據患者的體質、身體狀況,藥量必須不同。毒藥、烈性藥時而能發揮藥效,而良藥如果分量弄錯,也會變成毒藥,引起副作用。

  這個臨機應變能力從何而出呢,即從無思無慮中自然得來。不失去一念不起的本質心最要緊,這就是“信心”。

記憶可憎

德川時代的名僧盤珪禪師教導:“常聽人說媳婦不是東西啦,婆婆心眼長歪啦。其實既不是媳婦的不是,也不是婆婆的不是,都是記憶可憎。只要大家忘掉記憶,媳婦不可憎,婆婆也不可憎了。”

  此話有理。沒聽說誰家媳婦嫁人的時候,憋著勁兒今後過了門非跟婆婆作對的,也沒有哪家做婆婆的想,這下媳婦來了我得好好整治她。“我還不懂事,請您多指點。”“家裏人都隨便慣了,凡事請你多包涵啊。”只要雙方初次見面時誠意猶在,婆媳都不會是可憎的。

  什么那回媳婦幹的好事,這回說話不中聽呀,什么這回婆婆夠損的,那回說話夠歹毒的呀,都是記憶可憎。所以只要大家忘掉記憶,管保婆媳不會勃溪相向。

  讓陳年記憶一直沉澱在心裏,豈不是太醃臢了嗎?過去的事一直耿耿於懷,那不是成了心裏的積塵?今天、前天的事,情有可原,什么三年前如何說的,十年前怎么說的,我絕對咽不下這口氣,死也不能忘!這樣罪孽太深了吧。

文章來源: http://www.book853.com/show.aspx?page=7&&id=1700&cid=53 http://www.book853.com/show.aspx?page=8&&id=1700&cid=53 http://www.book853.com/show.aspx?page=9&&id=1700&cid=53

Facebooktwitterredditpinterestlinkedin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