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頭路滑7 星雲禪話1 星雲法師著 我不是佛 我也有舌頭 思量不思量

我不是佛

我不是佛

有一秀才,住在寺中讀書,自覺聽明,常以禪機和趙州禪師論辯,有一天問禪師道:
  
  「佛陀慈悲,普度眾生時總是恆順他的心願,不違眾生所求,不知是不是如此?」
  
  趙州禪師回答說:「是的!」
  
  秀才又說:「我很想要禪師您手中那根柱杖,不知是否可以滿願得到?」
  
  趙州一口拒絕說:「君子不奪人所好的道理,你懂嗎?」
  
  秀才機辯道:「我不是君子。」
  
  趙州當頭大喝說:「我也不是佛。」
  
  秀才雖然無以為對,卻不認輸。有一天,秀才坐禪時,趙州禪師從他身旁經過,他看看禪師,並不理睬,趙州禪師責問道:
  
  「青年人見到長者怎麼不站起來行禮迎接!」
  
  秀才學著禪師說道:
  
  「我坐著迎接你,就如同站起來迎接你!」
  
  趙州禪師聽後,忽然上前打了青年一個巴掌!
  
  青年大怒,責問趙州禪師道:「你為什麼打我?」
  
  趙州禪師溫和的說道:「我打你就如不打你!」
  
  秀才是知識份子,禪師是體悟真理的聖者,知識份子不是體悟真理的聖者的對手,尤其是趙州禪師,他的禪風活潑捷巧,乾淨俐落,隨便一言,讓你無法招架。趙州不是慳吝不給柱杖,只是趙州不喜歡秀才強詞奪理討杖的方法罷了。尤其給秀才一掌:「我打你就如不打你!」這就是給只學禪而不悟禪者的訓誡了。

我也有舌頭

廣慧元璉禪師初學道的時候,依止在真覺禪師的座下參禪,白天負責廚房典座的工作,晚上則以誦經作為修行的功課,一日,真覺禪師問他道:
  
  「你看什麼經?」
  
  元璉回答道:「維摩經。」
  
  真覺再進一步問道:「經在這裡,維摩居士在哪裡?」
  
  元璉茫然不知如何回答,深愧自己所知有限,反問真覺禪師:「維摩在哪裡?」
  
  真覺回答道:「我知道也好,不知道也好,就是不能告訴你!」
  
  元璉覺得非常慚愧,就辭別真覺禪師到處雲遊行腳,親近的善知識多達五十人以上,但是仍然不能契悟,一日去參訪河南首山省念禪師:
  
  「學人親到寶山,空手回去之時如何?」
  
  首山禪師道:「拾取自家寶藏!」
  
  元璉當下大悟,說道:
  
  「我不懷疑禪師們的舌頭。」
  
  首山問:「為什麼呢?」
  
  元璉回答:「我也有舌頭。」
  
  首山很高興地說:「你已經了悟憚的心要了。」
  
  舌頭人人都有,但真正懂得舌頭的妙用不多。舌頭會說話,一言以興邦,一言以喪邦,這就是看會不會運用舌頭。有人以舌頭做功德,有人以舌頭造罪業;有人舌璨蓮花,有人嚼舌根子,禪師的舌頭,大眾能會嗎?

思量不思量

有一次,藥山惟儼禪師正在禪坐的時候,來了一位行腳的出家人,看到靜坐中的禪師就問:
  
  「你在這裡孤坐不動,思量一些什麼事情啊!」
  
  「思量不思量。」禪師回答說。
  
  「既然是不思量,又如何思量呢?」這位行腳僧不放鬆地追問。
  
  「非思量。」禪師針鋒相對地回答。
  
  這則公案從一般的理論上看,既思量,卻又不思量,似乎互為矛盾,其實有它的道理,意思是說:禪雖然不是文字知解,主張言語道斷,但是通過文字知解,可以把握不可言處的真髓,也唯有超越知識見解上的執著,才能探驪得珠,體會真正的禪味。

文章來源:

  1. http://www.book853.com/show.aspx?page=19&&id=313&cid=53
  2. http://www.book853.com/show.aspx?page=20&&id=313&cid=53
  3. http://www.book853.com/show.aspx?page=21&&id=313&cid=53

Facebooktwitterredditpinterestlinkedinmail

大機大用 星雲禪話4 星雲法師著 大顛與韓愈 大千為床 菩提本無樹

大機大用 星雲禪話4 星雲法師著

大千為床


大顛與韓愈


[日期:2010-08-22] 來源:網友上傳 作者:星雲法師著
  

唐憲宗非常崇信佛法,迎接佛舍利入宮殿供養。有一天,殿中夜放光明,早朝時群臣都向皇帝祝賀,只有韓愈不賀,並陳『諫迎佛骨表』,斥佛為夷狄,觸怒了對佛教虔誠信仰的皇帝,於是被貶到潮州當刺史。
  
  當時潮州地處南荒,文化未開,大顛禪師道行超邁,深為大眾所推崇。韓愈耳聞此地有一高僧,有一天,抱著問難的心情去拜訪大顛禪師,此時,正當禪師入定禪坐,不好上前問話,因此,苦等了很久,侍者看出韓愈的不耐煩,於是上前用引磬在禪師的耳邊敲了三下,輕聲對禪師道:「先以定動,後以智拔。」
  
  侍者的意思是說你禪師的禪定已打動了韓愈傲慢的心,現在你應該用智慧來拔除他的執著了,韓愈在旁邊聽了侍者的話後,立刻行禮告退,他說:
  
  「幸於侍者口邊得個消息!」
  
  這一次韓愈不請開示了。時隔不久,韓愈仍覺得心中疑團不解,再度拜訪大顛禪師問道:「請問和尚春秋多少?」
  
  禪師手拈著念珠回答說:「會麼?」
  
  韓愈不解其意說:「不會!」
  
  「晝夜一百八。」
  
  韓愈仍然不明白其中含意,第二天再來請教,當他走到門口時,看到一位小沙彌,就向前問道:「和尚春秋有多少?」小沙彌閉語不答,卻扣齒三下,韓愈如墜五里霧中,又進入謁見大顛禪師,請示開示,禪師也同樣扣齒三下,韓愈方才若有所悟地說:「原來佛法無兩般,都是一樣的。」
  
  這則公案是什麼意思?韓愈問春秋有多少?是立足於常識經驗,對時間想做一番的計算,事實上,時間輪轉不停,無始無終那裏可以談多少呢?在無限的時間、空間中,生命不斷的輪迴,扣齒三下,表示在無盡的生命中,我們不應只逞口舌之能,除了語言、文字外,我們應該實際去體證佛法,認識自己無限的生命,見到自己本來的面目,尋找三千大千世界中的永恒存在。

大千為床

  有一次,蘇東坡要來見佛印禪師,並且事先寫信給禪師,叫禪師如趙州禪師迎接趙王一樣不必出來迎接。

  蘇東坡自以為了解禪的妙趣,佛印禪師應該以最上乘的禮來接他──不接而接。可是卻看到佛印禪師跑出寺門迎接,終於抓住取笑禪師的機會,說道:「你的道行沒有趙州禪師灑脫,我叫你不要來接我,你卻不免俗套跑了大老遠的路來迎接我。」

  蘇東坡以為禪師這回必居下風無疑,而禪師卻回答一首偈子說:

  『趙州當日少謙光,不出山門迎趙王;

  怎似金山無量相,大千世界一禪床。』

  意思是說:趙州不起床接見趙王,那是因為趙州不謙虛,而不是境界高,而我佛印出門來迎接你,你以為我真的起床了嗎?大千世界都是我的禪床,雖然你看到我起床出來迎接你,事實上,我仍然躺在大千禪床上睡覺呢?你蘇東坡所知道的只是肉眼所見的有形的床,而我佛印的床是盡虛空遍法界的大廣床啊!

菩提本無樹

  當五祖弘忍想將大法衣缽傳給弟子們繼承的時候,先告訴弟子們每人各做一首偈子,然後從偈子中所呈現的境界來判別對方是否見道,見道的人就可以得到衣缽,成為六祖。其中最受大眾推崇的上座弟子神秀,作了一首偈子說:「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台;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

  大眾看了都讚歎神秀境界很高,但五祖卻批評說:「作得不錯,但是尚未見道。」

  這時在舂米房工作的惠能,半夜裡也請人在牆上代寫了一首偈子說:「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五祖見了,認為他才是見到諸法空性,悟入佛道的人,因此把大法衣缽傳給了他,成為禪宗的六祖大師。

  從這兩首偈子可以看出禪秀的境界雖然很高,但是仍然不免於有相有為,有所造作,而惠能大師則體證「諸法無所得空」的智慧,世間上的一切本來無所失,又何來所得呢?一個在「有」上用功夫,一個在「無」上見真章,難怪五祖要將衣缽傳給惠能。

文章來源: http://www.book853.com/show.aspx?page=97&&id=316&cid=53

http://www.book853.com/show.aspx?page=98&&id=316&cid=53

http://www.book853.com/show.aspx?page=99&&id=316&cid=53

Facebooktwitterredditpinterestlinkedin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