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奇迹 烈日当空无滴雨 木棉树降香雨能听话 (天天日报 焦点话题二OO二年一月二十八日 星期一 )

天降奇迹 烈日当空无滴雨 木棉树降香雨能听话
关于“第三世多杰羌佛”佛号的说明

天降奇迹 烈日当空无滴雨 木棉树

天天日报 焦点话题

二OO二年一月二十八日 星期一

世界奇闻

天降奇迹 烈日当空无滴雨 木棉树降香雨能听话

    【记者苏静蓉现场目击报导】美国某地发现一棵木棉树,下了几场雨,第一天从早上八点一直下到晚上八点持续十二小时不停,围观群众甚多,当日天气晴朗,烈日当空,在此之前已有二十多天没有下过一滴雨,因此下雨前树枝是干的,但奇怪的是,树枝密布但雨却不落在树枝上,而且雨滴芳香扑鼻,形状细长如松针,还会斜着下,可称为世界奇迹。

        这场不平常的雨是从方圆大约一丈宽没有半片树叶的木棉树密布的枝干间落下来的,紧捱着木棉树旁的树,不论是有叶子的,还是枯枝,竟然都没有下一滴水;最神奇的是所有落下来的雨水非常密集,但却没有一滴滴在木棉树干上,也没有一滴是从木棉树的枝干上滴下来,而是从木棉树的枝干与花朵之间突然出现,闪烁着白光,且异香扑鼻,在场围观的人仰望着下降的雨滴,有的捧着雨放在口里,有的拿来擦伤口,有的抹在头顶上,口中不约而同的说,「好香!」不一会儿,众人的衣服都被雨水打湿了,这些围观的人有著名的大活佛、著名的大法师、法师及一般民众。

        据在场看这场不凡之雨的大活佛说,这木棉树坐落的大别院住着佛教界的泰斗,最著名的女法王和几位大仁波切、大法师,有一位非常知名的大师那天早上八点与女法王带领大活佛、及法师们到大别院的广义草坪上检查工巧明的技艺,一位弟子抬来一张藤椅放在木棉树下,这位大师就在藤椅上打坐。在旁检查工巧明技艺的活佛法师突看到天上出现祥云笼罩木棉树,众人大惊,马上赶到木棉树下,发现大师正在打坐,他们同时发现木棉树枝干交错之空间开始降着密集的雨点,而其时此树外的地方都是晴空朗照,没有半点雨点。法师们说这是圣迹的展现,赶快拿摄像机来拍吧!过了半刻钟,摄像机取来了,大师从座上站起来说:「这是甘露水,是会停的。」,话音甫落,雨就停了,接着他又说:「甘露水将继续降到晚上八点。」话刚说完,雨又开始从此木棉树上方降下,大师又说:「你们想不想看别的树也会降甘露水?」众人移到二十余米外,叶子也已掉光的枫树下,香雨也立刻从此树降下。

        此时女法王高声赞叹:「弟子们啊!大师在此树下坐一会儿就降此甘露,大师是何等圣德可想而知了!」大师就说:「我有何能何德,此地乃女法王圣母的住所,才有如此功德,为何全世界没有第二个地方下此甘露呢!」

        当日僧众、活佛就从早上八点守到晚上八点,直到甘露下降结束,此时大师和女法王又通知明天早上八点再来观礼,将会有续降甘露的现象。

        我本人是第二天随着一群居士和出家人前去观礼的,果然如前所述,神奇无比,我亲临树下仰头登望,脸上、身上、口中都沾着甘露水,确实异香扑鼻,不是普通香水能与之并论,就在万里晴空,甘露水续降的情况下,我和众人摸树干、树枝、花苞竟都是干的。到访者之中一位台湾人和一位美国人对此情形产生看法,他们爬到树干高峰去详细探查,结果发现,树枝全是干的,也没有任何虫子,雨点是由树枝交错空间凭空出现,或喷或洒,且绕干枝干而过,他们实在无法解释这现象是怎么发生的。

        尤为奇迹的是,我正准备拿出照相机捕捉此一历史镜头时,一位法师说:「妳不必拿相机,这是拍不下来的!」 我站在媒体工作的立场,并不放弃捕捉此一历史镜头的机会,可是确实如法师所说,相机失灵快门按不下,我换了新电池也无法施展功能。此时一位法师说,赶快拿去请女法王或大圣者加持一下吧,我们昨天拍下的镜头就是通过加持,机子才能开动启用的。此时一位徐小姐说:「我的机子已加持过,妳拿去用吧!」实在太奇怪了,这机子拿在我手中就可拍照了。摄影机当场拍下甘露水穿过树枝降落的情形,且拍下大师及女法王在树下及草地上对大活佛、大法师、法师及在家居士开示的镜头。

        这位女法王和大师极为自谦,不愿意法号被拿去公布宣传,当然也不愿私宅变观光点妨碍修行。叫雨下就下,叫雨停就停,展现如此大的超能力,但这位圣德大师却极度谦虚地说:「我一生修持甚差,有何资格扬名于世?」

        翌日,仍旧是烈日当空,为了比较一般下雨与前述天降甘露有何不同,记者和一群居士、法师又到木棉树下,一看枝干仍是干的,就在众人围观下,一人拿莲蓬头接水管喷此树,喷了好一会儿;结果才喷水,没有叶片只有花苞的木棉树和树干就开始滴水,不到十二分钟水就滴完了,怎可能连滴十余小时不断? 树干树枝都是湿的,仍有一些水滴挂在枝上下不来,用竿子弹打,一部份水滴被弹下,一部份水滴仍弹不下来,这现象说明,如果香雨是用水喷的,不消十多分钟水就会滴干,而且树枝树干都会打湿,怎可能连滴十余小时不断而连一点水气润度都没有?

        从拍下的录像带作比较,水滴与甘露水的形状,完全不同,水滴是上小下大,甘露水则如松针,头尾一般粗细,且带着光芒,从拍下的影片上可看到,甘露水降的方向不完全是垂直的,竟有斜着下的,好似自动避开树枝降下来,难怪枝干在甘露水降了十多个小时后连一点水气润度也没有,这现象完全不合科学常理,只能说是,世界奇闻、历史奇迹!

天降奇迹 烈日当空无滴雨 木棉树降香雨能听话
天降奇迹 烈日当空无滴雨 木棉树降香雨能听话
Facebooktwitterredditpinterestlinkedinmail

天降奇蹟 烈日當空無滴雨 木棉樹降香雨能聽話(2002 年 1 月 28 日刊載於天天日報)

關於“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的說明

二零零八年四月三日,由全球佛教出版社和世界法音出版社出版的《多杰羌佛第三世》記實一書在美國國會圖書館舉行了莊嚴隆重的首發儀式,美國國會圖書館並正式收藏此書,自此人們才知道原來一直廣受大家尊敬的義雲高大師、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被世界佛教各大教派的領袖或攝政王、大活佛行文認證,就是宇宙始祖報身佛多杰羌佛的第三世降世,佛號為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此,人們就以“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來稱呼了。這就猶如釋迦牟尼佛未成佛前,其名號為悉達多太子,但自釋迦牟尼佛成佛以後,就改稱“南無釋迦牟尼佛”了,所以,我們現在稱“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尤其是,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二日,美國國會參議院第614號決議正式以His Holiness來冠名第三世多杰羌佛(即H.H.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此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稱位已定性。而且,第三世多杰羌佛也是政府法定的名字,以前的“義雲高”和大師、總持大法王的尊稱

已經不存在了。但是,這個新聞是在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未公布之前刊登的,那時人們還不了解佛陀的真正身份,所以,為了尊重歷史的真實,我們在新聞中仍然保留未法定第三世多杰羌佛稱號前所用的名字,但大家要清楚,除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名字是合法的以外,在未法定之前的名字已經不存在了。

天天日報 焦點話題

二OO二年一月二十八日 星期一

世界奇聞

天降奇蹟 烈日當空無滴雨 木棉樹降香雨能聽話

    【記者蘇靜蓉現場目擊報導】美國某地發現一棵木棉樹,下了幾場雨,第一天從早上八點一直下到晚上八點持續十二小時不停,圍觀群眾甚多,當日天氣晴朗,烈日當空,在此之前已有二十多天沒有下過一滴雨,因此下雨前樹枝是乾的,但奇怪的是,樹枝密佈但雨卻不落在樹枝上,而且雨滴芳香撲鼻,形狀細長如松針,還會斜著下,可稱為世界奇蹟。

        這場不平常的雨是從方圓大約一丈寬沒有半片樹葉的木棉樹密佈的枝幹間落下來的,緊捱著木棉樹旁的樹,不論是有葉子的,還是枯枝,竟然都沒有下一滴水;最神奇的是所有落下來的雨水非常密集,但卻沒有一滴滴在木棉樹幹上,也沒有一滴是從木棉樹的枝幹上滴下來,而是從木棉樹的枝幹與花朵之間突然出現,閃爍著白光,且異香撲鼻,在場圍觀的人仰望著下降的雨滴,有的捧著雨放在口裡,有的拿來擦傷口,有的抹在頭頂上,口中不約而同的說,「好香!」不一會兒,眾人的衣服都被雨水打濕了,這些圍觀的人有著名的大活佛、著名的大法師、法師及一般民眾。

        據在場看這場不凡之雨的大活佛說,這木棉樹坐落的大別院住著佛教界的泰斗,最著名的女法王和幾位大仁波切、大法師,有一位非常知名的大師那天早上八點與女法王帶領大活佛、及法師們到大別院的廣義草坪上檢查工巧明的技藝,一位弟子抬來一張籐椅放在木棉樹下,這位大師就在籐椅上打坐。在旁檢查工巧明技藝的活佛法師突看到天上出現祥雲籠罩木棉樹,眾人大驚,馬上趕到木棉樹下,發現大師正在打坐,他們同時發現木棉樹枝幹交錯之空間開始降著密集的雨點,而其時此樹外的地方都是晴空朗照,沒有半點雨點。法師們說這是聖蹟的展現,趕快拿攝像機來拍吧!過了半刻鐘,攝像機取來了,大師從座上站起來說:「這是甘露水,是會停的。」,話音甫落,雨就停了,接著他又說:「甘露水將繼續降到晚上八點。」話剛說完,雨又開始從此木棉樹上方降下,大師又說:「你們想不想看別的樹也會降甘露水?」眾人移到二十餘米外,葉子也已掉光的楓樹下,香雨也立刻從此樹降下。

        此時女法王高聲讚嘆:「弟子們啊!大師在此樹下坐一會兒就降此甘露,大師是何等聖德可想而知了!」大師就說:「我有何能何德,此地乃女法王聖母的住所,才有如此功德,為何全世界沒有第二個地方下此甘露呢!」

        當日僧眾、活佛就從早上八點守到晚上八點,直到甘露下降結束,此時大師和女法王又通知明天早上八點再來觀禮,將會有續降甘露的現象。

        我本人是第二天隨著一群居士和出家人前去觀禮的,果然如前所述,神奇無比,我親臨樹下仰頭登望,臉上、身上、口中都沾著甘露水,確實異香撲鼻,不是普通香水能與之並論,就在萬里晴空,甘露水續降的情況下,我和眾人摸樹幹、樹枝、花苞竟都是乾的。到訪者之中一位台灣人和一位美國人對此情形產生看法,他們爬到樹幹高峰去詳細探查,結果發現,樹枝全是乾的,也沒有任何蟲子,雨點是由樹枝交錯空間憑空出現,或噴或灑,且繞乾枝幹而過,他們實在無法解釋這現象是怎麼發生的。

        尤為奇蹟的是,我正準備拿出照相機捕捉此一歷史鏡頭時,一位法師說:「妳不必拿相機,這是拍不下來的!」 我站在媒體工作的立場,並不放棄捕捉此一歷史鏡頭的機會,可是確實如法師所說,相機失靈快門按不下,我換了新電池也無法施展功能。此時一位法師說,趕快拿去請女法王或大聖者加持一下吧,我們昨天拍下的鏡頭就是通過加持,機子才能開動啟用的。此時一位徐小姐說:「我的機子已加持過,妳拿去用吧!」實在太奇怪了,這機子拿在我手中就可拍照了。攝影機當場拍下甘露水穿過樹枝降落的情形,且拍下大師及女法王在樹下及草地上對大活佛、大法師、法師及在家居士開示的鏡頭。

        這位女法王和大師極為自謙,不願意法號被拿去公佈宣傳,當然也不願私宅變觀光點妨礙修行。叫雨下就下,叫雨停就停,展現如此大的超能力,但這位聖德大師卻極度謙虛地說:「我一生修持甚差,有何資格揚名於世?」

        翌日,仍舊是烈日當空,為了比較一般下雨與前述天降甘露有何不同,記者和一群居士、法師又到木棉樹下,一看枝幹仍是乾的,就在眾人圍觀下,一人拿蓮蓬頭接水管噴此樹,噴了好一會兒;結果才噴水,沒有葉片只有花苞的木棉樹和樹幹就開始滴水,不到十二分鐘水就滴完了,怎可能連滴十餘小時不斷? 樹幹樹枝都是濕的,仍有一些水滴掛在枝上下不來,用竿子彈打,一部份水滴被彈下,一部份水滴仍彈不下來,這現象說明,如果香雨是用水噴的,不消十多分鐘水就會滴乾,而且樹枝樹幹都會打溼,怎可能連滴十餘小時不斷而連一點水氣潤度都沒有?

        從拍下的錄影帶作比較,水滴與甘露水的形狀,完全不同,水滴是上小下大,甘露水則如松針,頭尾一般粗細,且帶著光芒,從拍下的影片上可看到,甘露水降的方向不完全是垂直的,竟有斜著下的,好似自動避開樹枝降下來,難怪枝幹在甘露水降了十多個小時後連一點水氣潤度也沒有,這現象完全不合科學常理,只能說是,世界奇聞、歷史奇蹟!

天降奇蹟 烈日當空無滴語 木棉樹降香雨能聽話(2002 年 1 月 28 日刊載於天天日報)
天降奇蹟 烈日當空無滴 木棉樹降香雨能聽話(2002 年 1 月 28 日刊載於天天日報)
Facebooktwitterredditpinterestlinkedin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