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禪選輯(一)1 宣化上人主講 誰是觀自在菩薩 不願意開悟,就不要守規矩 粉碎虛空自在翁

來源:網絡轉載 百日禪選輯 作者:宣化上人主講

百日禪選輯 誰是觀自在菩薩
百日禪選輯

誰是觀自在菩薩

◎宣化上人開示於三藩市佛教講堂
  
  一九七0年十一月十五日
  
  我們現在開始坐禪,就是觀一觀你自在不自在?
  
  你若自在了,那你就能照見五蘊皆空,也就是行深般若波羅蜜了!
  
  ●人人都要觀自在
  
  南無觀世音菩薩!「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今天是我們冬天坐禪班開始的一天,《妙法蓮華經》已經在禮拜二講圓滿,已結經了。今天在這個坐禪班開始的這一天,我在《心經》上提出來幾句講一講,這幾句是什麼呢?就講觀世音菩薩。觀世音菩薩證得耳根圓通,怎麼樣證得耳根圓通呢?他就能「反聞聞自性,性成無上道」。因為他能反聞聞自性,所以他才自在,才得到這觀自在。
  
  所謂自在就是一種無人、無我、無眾生、無壽者的境界。那麼說自在,在什麼地方?在什麼地方不自在?在聖人的地位上就是自在,在凡夫的地位上就不自在。為什麼在聖人的地位上就會自在?因為聖人是無人相、無我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所以他能得到自在。凡夫為什麼沒有自在?因為凡夫又有人相、又有我相、又有眾生相,壽者相那更不用提了。學佛法的人學來學去,也是有人相,也是有我相,也是有眾生相,也是有壽者相。因為這四相不能空,所以始終得不到自在,你想要自在,一定要掃三心,非四相。所謂掃三心,「過去心不可得」,為什麼不可得呢?已經過去了。過去就過去了,所以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為什麼不可得呢?說我現在就在這兒呢!可是現在你說這個是現在,這個又過去了。這個現在不存在,現在也是虛妄的。「未來心不可得」,怎麼說未來心不可得?還沒有來嘛!沒有來你想他幹什麼?所以這三心了不可得。
  
  你能三心不可得,空四相,就是觀自在菩薩。我們現在打禪七做什麼呢?就是要觀自在呀!人人都要觀自在,說觀世音菩薩是觀自在菩薩,那是在《心經》上說的,不是的!你誰自在了誰就是觀自在;你誰不自在,誰就不是觀自在!這觀自在菩薩,沒有一定的名。所謂一切眾生都是觀自在,我們現在開始坐禪,就是觀一觀你自在不自在?你若自在了,那你就能照見五蘊皆空,也就是行深般若波羅蜜了!行深般若波羅蜜,才能照見五蘊皆空;你照見五蘊皆空,這才是行深般若波羅蜜。你能這樣子了,才能度一切苦厄,一切苦都了了,所以得到自在了。
  
  ●老老實實觀自在!
  
  那麼不但觀世音菩薩和我們是一個,十方諸佛、十方菩薩和我們都是一個的。不過,菩薩和我們是一個,可是我們呢,沒有和菩薩一個!這個話怎麼說?這也就好像那個窮子,在《法華經》上你們都記得有一個窮子,那個窮子孩子,他的父親非常有錢,但是他跑到外邊去了,把自己的父親也忘了,所以雖然他父親找著他,他也不知道這個大富長者就是他父親。為什麼?因為他離他父親太久,跑得太遠了。人家要遠離顛倒夢想,他要遠離父母,到外國去做一個乞食的人。我們不能和佛菩薩合二為一,也就好像這個道理一樣──我們跑到外邊不認識父親、母親了!因為我們和佛菩薩都是一家人來著,所以才說一切眾生皆有佛性,皆堪作佛。那麼我們現在跑到外邊去做窮孩子,把自己本有的家也就忘了,把自己的父母也都不記得了。
  
  我們的法身父母就是十方諸佛菩薩,我們現在坐禪做什麼呢?就是想要苦海無邊回頭是岸,要回過頭來,找著我們那個法身的父母,所以才成立這個九十八天的坐禪班。可是這個坐禪班在西方人根本就是見所未見,聞所未聞,所謂幾千年來,就沒有這樣子的認真修行,老老實實的要做觀自在菩薩!
  
  ●不怕辛苦觀自在
  
  你要是在這九十八天的期間,不怕這種的辛苦──早晨從三點鐘就起身,晚間到十二點鐘才休息,每一天坐禪用功二十一個鐘頭。白天晚間共二十四個鐘頭,我們用了二十一個鐘頭坐禪,中間就剩三個鐘頭,可以隨便休息。
  
  在今年更值得我歡喜的一件事,就是這幾位美國的比丘、比丘尼,都發心常坐不臥,常常在禪堂裏來用功修行,就是晚間三個鐘頭睡覺的時間,也不回到房裏頭去睡覺,還是在禪堂裏用功打坐。在過去我參加打禪七的時候,每一分鐘我也是不空放過去。所以在香港,那位很長鬍子的長老──明觀和尚,他對你們講,說是我和他在一起,坐了七七四十九天。其實不是七七四十九天,我記得那是十個禪七,七十天。那麼他是個老修行,我是個老不修行,那麼我這個老不修行和這個老修行,就來「坐」一個比賽,可是老不修行和這個老修行一比賽,也是一樣的,沒有被他戰敗了。所以他對你們說和我白天晚間坐了七七四十九天,本來我忘了,就說這是假的。可是過了一個時候,我一想,是有這麼回事!所以我又說是真的。那麼果修就說:「這個無有定法,哦,我現在明白了!」你現在明白是個皮毛,那麼內容真實的意思你若明白,那才真是觀自在菩薩了。
  
  ●度一切苦厄觀自在
  
  那麼我們在這個禪七的開始,人人都應該觀自在菩薩,人人都是觀自在菩薩,人人都應該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人人也都應該照見五蘊皆空,你應該把色受想行識這五蘊都照破了它,照空了它,照化了它!把它空無所空,連個空也沒有了,所空具無,連那個人空所空都沒有了,這時候湛然常寂。湛然常寂,這也就是度一切苦厄,沒有苦了,沒有苦這就可以得到自在。
  
  因為你們西方人對自在的定義大約還沒有明白,所以也不知道什麼是自在。我今天給你們大概講一講這個自在,就是無人相。這不是說在吃東西的時候無人相:「你不要吃,你的東西都給我吃。」說這是無人相了,不是這個!
  
  在做工作的時候,不是說佛經上講做工作無我相:「這個做工的時候是應該沒有我,若有我,我這一做工是很辛苦的,所以要無我相,你們做工去,我不要做!」這個又是錯了。也不是說在鬥爭的時候要沒有眾生相,說:「我鬥爭你們就是沒有鬥爭你們,因為沒有眾生相嘛!我有什麼可鬥爭的呢!」這又是錯了。在這個吃肉的時候,說:「這個肉應該吃的,為什麼?因為沒有眾生相嘛!我若不吃這個肉,牠活得很長的年齡,這不是壽者相了嘛!」這又是錯了。所謂無人相,是要你心裏沒有人見、我見,沒有眾生見,沒有壽者見。沒有這個見才沒有這個相,所以在沒有四相的這時候,也沒有我執了,也沒有法執了。連我執、法執都空了,你想不自在也不可能了,一定會自在!為什麼?你既然沒有人、我、眾生、壽者,也沒有一個我執,也沒有法執,這就真正自在,也是真正逍遙、真正快樂,也是真正得到真智慧了。

不願意開悟,就不要守規矩

◎宣化上人開示於三藩市佛教講堂
  
  一九七○年十一月十五日
  
  在這個坐禪班的期間,任何人也不要講話,自己照顧自己的話頭,
  
  自己用自己的功,誰和誰也不說話,誰和誰也不要打招呼。
  
  ●請你吃開悟的齋
  
  那麼在我們這個九十八天的坐禪班開始,我們出家人每一天必須要有一個人輪著當執,負責開靜、止靜,這是維那的責任。還有一個悅眾,幫著這個維那做事情;再要有一個當執,這個當執就是到廚房去做茶。我們每天要喝三次茶,或者四次都可以的,這看人的情形,沒有定法的!因為用功會有一股火氣,這火氣一上來了,一定要喝茶。
  
  這喝茶,你不要故意把茶杯打爛了,你以為虛老把茶杯打爛了就開悟,若你故意把茶杯打爛了,那你永遠都不會開悟的。為什麼?你這種是想打爛的,那事就不妙了;你不想打爛而打爛,那才是妙的!所以在這個坐禪班的期間,任何人也不要講話,自己照顧自己的話頭,自己用自己的功,誰和誰也不說話,誰和誰也不要打招呼,因為無人無我。誰來他就來,走他就走。和你認識的,你也不要理他;不認識的,你更不要理他。這要一心,專心致志來用功,在這九十八天一定要得到好處。誰要得不到好處,我就罰他跪一百天。為什麼?把時間都給我混過去了!那麼再要跪著懺悔一百天,這一百天要是開悟了,得到好處了,那不但不要罰跪,而且我還請你吃開悟的齋,你想吃什麼就有什麼,一定有百味飲食,天廚妙供,禪悅酥陀都有的。那時候,你是佛教最光榮的一份子。
  
  所以個個都要守規矩,你若有一點不守規矩,就不會開悟的!因此你若不願意開悟,那你就不要守規矩。可是坐完了這九十八天,那一百天是在佛前跪著呢!不准墊cushion(坐墊),也不准……什麼都不准墊的,就在樓板上跪一百天!誰若不怕,就不要守規矩。說:「這麼厲害,恐怕我不行吧!不行,我這就走了吧!」那就快點走,不要等著完了後悔,你這是最聰明的辦法!所以應該走的就早一點走,不應該走的、不願意走的就可以試一試看。
  
  ●開示悟入佛之知見
  
  在這個坐禪班的時候,在禮拜天還是十二點半到兩點半間有一次開示。每天晚間,六點半到七點半或者到八點,這個時候也有一次開示。所以禮拜天就有兩次開示,平時就只有一次開示。所謂開示就講這個你想要開悟的,或者你聽到一點點,或者聽到一句話,啊,你就開悟了!這個就叫開示──開示悟入佛之知見。
  
  我們這個禪七是無相的,人人都要找本來的面目,我們要做一個無拘無束、無罣無礙的樣子。走路不要太快了,因為人多地方小,太快了跑不開。也不要太慢了,太慢好像沒有走,就很容易走走路就睡著跌倒了,所以也不可以慢。我們平時走路、跑香的時候,睜開眼睛,不過不要往前面看,要往腳下看,邁步的時候,不要踩到人腳上。人多呢,就稍微走慢一點;人少的時候,可以稍微走快一點。但是走時,我們的手絕對不可以放掌,因為這樣子就不是無拘無束,這已經有拘束。但是繞佛的時候,就要放掌;那麼我們現在是參禪行香,就不需要。
  
  ●行住坐臥都是念佛是誰
  
  還有,不知道是什麼宗、什麼派的,我不認識他們,因為我所知道的人很少,所以對他們這種高深莫測的境界,我不了解。什麼境界呢?就是對著座位那地方打問訊。我不知道這有什麼用處?或者有用處,但是我不知道。現在你們如果願意打問訊,可以對著佛打問訊,不要對著座位打問訊。你若說是座位這個地方有佛,那麼那個地方沒有佛?這邊有,後邊有沒有?左邊有沒有?右邊有沒有?如果你說哪兒都有,所以你就應該這樣打問訊,這個樣子來做,這未免頭會暈了。所以我認為不要打問訊,不要盡做這些個皮毛的工作──對這個座位打問訊,轉過來又打個問訊。這個一點意思都沒有,一點益處也沒有,所以我們不這樣做!
  
  你一合掌、一打個問訊,這已經就打個妄想:「啊,我要打問訊!」那麼你這一打妄想,你用功就忘了。你單單參「念佛是誰」,行住坐臥都是念佛是誰,不打其他的妄想。要無人無我,「終日吃飯未吃一粒米」,我雖然吃飯,不知道吃沒吃?我連一粒米也沒吃。「終日穿衣未穿一縷紗」,這都什麼都忘了!你把一切都忘了,一心去用功,不要做一些個皮毛的工作。
  
  方才我說,他那種的境界或者太深,我因為知道我太淺,太淺的人,就不要做太深的工作。所以我們就自己修自己的功,不要說坐那個地方沒有佛,就是有佛來了,我這一刀把這佛斬了!這樣子,佛也不管,佛來佛斬,魔來魔斬。魔來了我要殺他,佛來我一樣要殺他。為什麼?就因為我要找自己的本來佛,外邊來的呢,都不是的!所以,這一點各位要特別注意。
  
  再者,就拿著這個打問訊來講,因為我這個人很淺顯的,見著不深,就跟你們講個淺的道理。譬如你向這個座墊打問訊,因為這有個佛,那麼後邊這個佛,你沒有給打問訊。雖然佛不妒忌,但是他:「咦,怎麼不恭敬我呢?」你向後邊一打問訊,左邊、右邊他也不管你了:「你開不開悟我不管,你沒有向我打問訊!」那麼這個麻煩就多了,不但那個佛不加被你,這些佛都覺得你不太平等了,對佛不平等恭敬。所以我認為,在我們這個無宗無派,我們也不是臨濟宗,也不是曹洞宗,也不是雲門,也不是法眼,也不是溈仰,我們這是整個的!好像整張桌子這全體大用的,不是單單這麼一個角落的。所以我們所行所作很自然的,沒有一點造作。

粉碎虛空自在翁

◎宣化上人開示於三藩市佛教講堂
  
  一九七○年十一月十五日
  
  我打你,你若不知道痛,這和木頭是一樣的;
  
  你若知道痛呢,你又沒有放下!
  
  ●人多人少一樣用功
  
  在西方,恐怕是頭一次打這麼樣厲害的禪七。我們這樣厲害,把人都嚇跑了,嚇得很多人都不敢來。所以很多人就在外邊,打聽我們這是怎樣個情形。我們這兒,一個人也是一樣用功,一百個人也是一樣用功,不論人多少都一樣用功。因為珠寶、鑽石不是什麼地方都有,很稀少的。我們雖然不能說自己是鑽石、珠寶、金剛,但是也都差不多的;要不是金剛、鑽石、珠寶,不會這麼樣不怕苦來用功的。
  
  昨天我寫那首偈頌,提到妒忌、驕慢人人都有,人人都不能放下自己。那麼在禪七將開始前,我現在先要試一試你們。怎麼試呢?就是先用香板來打。要是我打你,你不知道痛,那就是可以啦!但是你若不知道痛,這和木頭是一樣的;你若知道痛呢,你又沒有放下!你就在這個地方參一參,看看應該怎麼辦?
  
  ●大地春回百物生
  
  那麼誰要是怕打的話,現在還可以走;若不怕打的話,就不要走。好,一個也沒有跑,都是不怕打的,都是大丈夫!既然是大丈夫,我們現在就開始了──
  
  大地春回百物生粉碎虛空自在翁
  
  從此不落人我相法界雖大盡包容
  
  「大地春回」,我們現在打禪七就是大地春回,是到春天了!「百物生」,就是你有開悟的機會,你這個自性光明要現出來了,好像春天百物生長那個樣子。「粉碎虛空」,虛空粉碎了,虛空本來無形,無形也沒有了,啊,「自在翁」,這時候你真自在了!我今天不跟你們講觀自在?啊,真自在了!「從此不落人我相」,從現在也沒有人,也沒有我了,人也空,法也空,人相、法相都空,人我都沒有了。「法界雖大盡包容」,雖然法界這麼大,但是我把這個法界都包到裏頭了。你看這個大不大?所以這才真正是大丈夫的所為。
  
  現在就開始起七了,話不要說太多了,我們自己用自己的功,用什麼功呢?或者你參「念佛是誰」,或者你參「父母未生前的本來面目」,或者你參悟「什麼是沒有了的」。因為世界上一切一切都是會沒有的,什麼是不能沒有的?
  
  你用應該用的功,一定會有一個好消息;你一心去用功,一定會得到好處。我們現在大家一起念,就喊這個「起」字。我喊,大家也一起跟著喊。我們向右轉行香,跑五分鐘,或者十分鐘坐下。
  
  大地春回百物生,粉碎虛空自在翁,從此不落人我相,法界雖大盡包容。起……….

來源: http://www.book853.com/show.aspx?&id=215&cid=23, http://www.book853.com/show.aspx?page=2&&id=215&cid=23, http://www.book853.com/show.aspx?page=3&&id=215&cid=23

Facebooktwitterredditpinterestlinkedin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