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來煩去5 讓你的生活工作放輕鬆 雷黑子 浪漫的小勺子小薇的煩惱 耳朵和玫瑰香不只屬於自己 假王妃難回平常

來源: 禪來煩去 讓你的生活工作放輕鬆 作者:雷黑子

耳朵和玫瑰香不只屬於自己

浪漫的小勺子小薇的煩惱

第二章禪是婚姻常青樹上的一絲和風

  婚姻,是愛情成長起來的一棵美麗的樹,而美好的婚姻又是一個幸福家庭的頂梁柱,不論是貧民百姓還是達官貴人,都不願自己的婚姻遭到破壞。人們希望自己的婚姻穩定,希望自己的婚姻幸福,但是誰都不能把自己的婚姻鎖進保險箱中,因為婚姻生來與和風、陽光同在,同時也與世俗、煩惱並行。如果我們想讓婚姻這棵樹常青美麗,就需要忍讓、包容、真誠、溫和,還需要我們耐得住寂寞和擁有無比的勇氣,更需要我們要保持一顆禪心。有人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有這種想法的人,是由於他不懂婚姻是需要一定的禪機來維護的,因為,禪就像一絲溫暖的和風,能時刻為我們吹走婚姻這棵樹上的灰塵和煩惱,讓它長久地呈現出生命的綠色來。

  1 浪漫的小勺子小薇的煩惱

  這一天,小薇和小炎一起來找我,還給我帶來了一包喜糖,說他們結婚了,特地來謝謝我對他們的幫助。然後小薇非常煩惱地說:“小黑師傅,自從我們結婚以後,我感覺沒有以前浪漫了,生活好乏味,我問小炎還愛我嗎?他說當然愛。可是我怎么找不到原來的感覺了呢?難道兩個人談了那么久的戀愛,不應該結婚嗎?我現在有一種恐懼感,害怕面對將來的婚姻生活。”

  小黑的故事

  我說:“那小炎有這種感覺嗎?”小炎點點頭。我說:“我明白了,你們苦苦追求的東西終於得了,就不知道珍惜了是不是?”兩個人又趕緊搖頭。

  我笑了笑說,知道你們不是,我是和你們開玩笑呢,聽我給你們講一個故事好嗎?兩個人一起點頭。

  我說,很久以前有兩個人結伴到山裏去露營。晚上吃完飯,一個人坐在山上欣賞夜景,另一個人收拾餐具,然後過來叫賞景的人去睡覺。

  這時候,收拾餐具的那個人問賞景的人:“你看到了什么呀?”

  賞景的人回答:“我看到滿天的星星,深深感覺到宇宙的浩瀚,造物主的偉大,我們的生命是多么的渺小和短暫……那你又看到什么了?”

  那個收拾餐具的人冷冷地道:“我看見有人把我們的帳篷、幹糧、餐具偷走了。”

  小薇和小炎聽到這裏哈哈大笑起來。

  小炎的感悟

  小炎說:“我明白了,小黑師傅,你的這則故事是想告訴我們,只看星星不顧眼前的這種純浪漫主義者可能會凍死餓死。”

  我說:“嗯,你說得不錯。但是完全埋頭於事務中沒有想象力的現實主義者又是多么地枯燥乏味。生活需要的是二者的結合。特別你們從浪漫的愛情,剛剛過渡到婚姻這么一個嚴肅的生命過程中,更要把握好這一點。你們明白嗎,小薇?”

  小薇點點頭。

  過了一會,她的小眉頭一皺,又問道:“可是我們現在的生活真是一團糟,我們兩個誰都不想做家務,吃完了飯把餐具放在那裏,誰也不想洗,直到我們實在沒有幹淨的餐具了,兩個人才開始剪刀石頭布,誰輸了誰洗。這么年輕就要請保姆的話,別人會笑話的。更可氣的是,有一次我們兩個因為做家務,還吵了嘴,沒想到結婚以後的生活這么瑣碎、煩憂。”

  我說,那我就再給你們講一個故事。

  有一天,佛祖對禪師說:“來,我帶你去看看地獄。”

  他們進入一個房間,許多人圍著一只正在煮食的大鍋坐著,他們又餓又失望。每個人都有一只湯匙,但是湯匙的柄太長,所以食物沒法送到口裏。

  “來,現在我帶你去看看天堂。”佛祖又帶禪師進入另一個房間。這個房間跟上個房間的人情景一模一樣,也有一大群人圍著一只正在煮食的鍋坐著。所不同的是,這裏的人看起來又快樂又飽足,而他們的湯匙跟剛才那群人的一樣長。

  禪師奇怪地問佛祖:“為什么同樣的情景,這個房間的快樂,而那個房間的人卻愁眉不展呢?”

  佛祖微笑著說:“難道你沒看到,這個房間的人都學會了喂對方嗎?”

  我說到這裏看了看小薇和小炎,說:“這就是天堂和地獄的區別,你們是想進天堂呢還是想下地獄呢?”

  他們齊聲說:“當然是想進天堂了,那還用說?”

  輕輕地告訴你

  我輕輕地說:“天堂就在你們身邊,就是你們將要面臨的婚姻生活,你們將來還會有孩子,一家三口多幸福啊,到時候啊什么樣的天堂你們都不想換。可是要想得到快樂和飽足,只有學會了互相‘喂對方’,為他人著想,才能實現幸福的願望,不僅僅是婚姻,在你們的社會活動中也是這樣,只有互相關心,互相照顧,為他人著想,我們才能其樂融融地生活。”

耳朵和玫瑰香不只屬於自己

2 耳朵和玫瑰香不只屬於自己

  艾老的煩惱

  這一天,艾老太太戴著黑袖章來找我,我就知道出了什么事情。我說:“艾老太太,是不是老趙駕鶴仙去了?”艾老太太點點頭。我說:“那就好,他終於脫離苦海了,他的一生是快樂的,因為有了你善良的小謊言,他免去了很多痛苦、恐懼的折磨,你應該高興才對啊,為什么這么難受呢?”艾老太太說:“可是我畢竟失去了他,我愛了他一輩子,他最後還是拋棄了我。”

  小黑的故事

  我說,這樣吧艾老太太,我給你說一件事情,不知道你聽說過沒有。

  光度禪師在沒有得道之前,常常在一個雜貨店遇到一位老婦人。她深色的雙眼充滿戒備和渴望。每當她見到光度禪師,總是喋喋不休,嘮叨沒完。有時光度禪師碰到自己心緒煩亂,也不得不耐著性子聽下去。

  “我要去昆明了。”一天,她對光度禪師說,“那裏四季如春空氣幹燥,對防止我的關節炎發作再合適不過了。”

  光度禪師這才發現她僵硬彎曲的手指。

  “就你一個人去?”光度禪師問她。

  “對,就我一個人。”她說,“我是個孤老婆子,寡居很久了。可我遇到了許多像你這樣的大好人,你們願意和我嘮扯嘮扯。”

  光度禪師一下感到自己像個罪人。她愉快、樂觀——絲毫沒有對自己的生活感到厭倦和悲傷。她就是用無處不與人交談來充實自己晚年平庸的生活的。聆聽的耳朵就是她的需求。

  光度禪師猛然意識到,他的耳朵不僅僅屬於他自己!

  艾老太太聽到這裏,說:“我願意聽人嘮叨啊,可是他永遠都不會和我說話了。”

  我說:“你誤會了艾老太太,她也是個孤寡老人,她為什么就能找到快樂呢?就是她善於找聆聽的耳朵,你為什么就不能去找呢?”

  艾老太太說:“對啊,我為什么就不能找呢?”

  我說:“還不僅僅如此呢,耳朵不僅僅屬於我們自己,同樣,愛也不僅僅屬於一個人,我們每個人又何嘗屬於我們自己?”

  艾老的感悟

  艾老太太說:“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老趙不僅僅是我一個人的,我也不僅僅屬於我自己,我要把對他的愛換一種方式給更多的人,比如我的兒子小良,孫女毛毛,親戚,鄰居,還有更多的人?”

  我說是的,是這樣,你要把悲痛和懷念,變成一種愛,一種大愛,讓更多的人得到這種愛,也許這正是老趙要的呢。

  艾老太太說:“我明白了,可是我該如何去做呢?”

  我說,對一個人的愛和懷念可以有多種方式和方法,你要根據你自己的情況而定,我不妨再給你說一件事,你聽聽是否對你有幫助。

  羅斯夫人有一個幸福的家庭。她很愛她的丈夫,丈夫也很愛她。

  然而,厄運總是不請自來。丈夫在駕車回家的路上,撞上高速公路的護欄,車毀人亡。噩耗傳來,羅斯夫人簡直不相信這是真的,甚至忘記了流淚,整個人像掉了魂似的。警察告訴她,出事地點是事故多發地帶,那地方有一個急彎,這已是今年第三起車禍了。

  沒了丈夫,羅斯夫人形單影只,沉湎於喪夫的痛苦中難以自拔。三個月後,她慢慢清醒過來,決定要做一點事。

  她在丈夫出事的地方開墾了一大片土地,全部種上玫瑰,她要讓玫瑰陪伴丈夫長眠。

  第二年春天,玫瑰開放了,一朵朵爭奇鬥豔,成為高速公路旁邊的一道美麗的風景。有的人知道羅斯夫人,有的人不知道,但他們路過此地時都會不自覺地減速,因為他們已看到了玫瑰,已聞到了幽幽玫瑰香。他們願意在此多停留一會兒。

  從此那地方極少再發生車禍。

  輕輕地告訴你

  我輕輕地說:“艾老太太,幽幽玫瑰香既是一種對丈夫的愛,也是一種紀念,更是對人們的一種提醒,她對丈夫的愛,從悲痛傷心升華到一種博愛和積德,我們為什么不呢?這個世界還有很多的事情等待著你去做呢,教育好你的小孫女,為社區做點力所能及的事情,何必一味沉湎於傷心之中呢?也許你的快樂和博愛,才是老趙真正需要的。”

假王妃難回平常

3 假王妃難回平常

小靈的煩惱

  這一天寺裏來了一位陌生的姑娘,經她自我介紹以後,我才知道她是小武的妻子小靈,一轉眼他們已經結婚一年多了。小靈說現在很後悔自己嫁給了小武,說他一點本事都沒有,只知道在公司做一個月千把塊錢工資的修理工。她的妹妹小珊嫁了一個商人,回家都是開著私家車,穿名牌,到了他們家做客,屁股都不想沾他們家的破凳子,一副王妃的派頭,好讓人羨慕,做夢都想過她的那種王妃似的生活。

  小黑的故事

  我說:“小靈姑娘啊,你願意聽我給你講個故事嗎?”小靈點點頭。

  有這么一位女子,出身於一個平常的家庭,做一份平常的工作,嫁了一個平常的丈夫,有一個平常的家,總之,她十分平常。

  忽然有一天,報紙大張旗鼓地招聘一名特型模特,演王妃。她的一位好心朋友替她寄去一張應聘照片,沒想到,這個平常的女子從此開始了她的“王妃”生涯。

  太艱難了,她閱讀了許多有關王妃的書,她細心地揣摩王妃的每一縷心事,她一再重複王妃的一顰一笑、一言一行……

  “不像,不像,這不像,那也不像!”導演、攝影師無比挑剔,一次又一次讓她重來。

  現在,平常女子已能駕輕就熟地扮演王妃了,進入角色已無需費多少時間。糟糕的是,現在她要想恢複到那個平常的自己卻非常困難,有時要整整折騰一個晚上。每天早晨醒來,她必須一再提醒自己“我是誰”,以防止毫無來由地對人頤指氣使;在與善良的丈夫和活潑的女兒相處時,她必須一再告誡自己“我是誰”,以避免莫名其妙地對他們喜怒無常。

  有一次,這個平常的女子深感痛苦地對我說:“一個享受過優厚待遇和至高尊崇的人,回到平常實在是太難了。”

  她說這話時,仍然像個王妃。

  小靈的感悟

  小靈聽完說:“平常有什么好的?她就那么想回到平常?”

  我說,看來我還需要給你講一個故事。

  一位少婦回家向母親傾訴,說她的婚姻很糟糕,丈夫既沒有很多的錢,也沒有好的職業,生活總是周而複始,單調乏味。

  母親笑著問:“你們平常在一起的時間多嗎?”

  女兒說:“太多了。”

  母親說:“當年,你父親上戰場,我每日期盼的是他能早日從戰場上凱旋歸來,與他整日廝守,可惜他在一次戰鬥中犧牲了,再也沒有能夠回來,我真羨慕你們平常能夠朝夕相處。”

  母親滄桑的老淚一滴滴掉下來。

  女兒仿佛明白了什么。

  輕輕地告訴你

  我心情沉重地說:“小靈啊,你明白了點什么嗎?假王妃為什么那么渴望回到平常的生活?因為她在體味了那些所謂的宮廷奢侈的生活和勾心鬥角以後,忽然發現真正幸福美好的生活,還是和丈夫、女兒終日廝守的平淡、平凡、平常、穩定的婚姻生活。無論是王妃還是平常的女人,都渴望婚姻的穩定,而最有保證的還是與世無爭的平常人的生活。母親為什么羨慕女兒,因為她覺得能和丈夫平常在一起擁有就是幸福,失去了才是真正的痛苦呢。”

文章來源:

  1. http://www.book853.com/show.aspx?page=16&&id=1679&cid=160
  2. http://www.book853.com/show.aspx?page=17&&id=1679&cid=160
  3. http://www.book853.com/show.aspx?page=18&&id=1679&cid=160

Facebooktwitterredditpinterestlinkedin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