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嚴說禪13 聖嚴法師著 步步踏著 本來面目 曹源一滴水

來源:網絡轉載 聖嚴說禪 聖嚴法師
本來面目

步步踏著

問:
  
  有位和尚問法眼文益禪師在一整天的生活中如何修行,禪師答:「步步踏著。」這句話很平實、很平凡,也很平淡,跟其他驚世駭俗的禪語比起來,幾乎不會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但是它對修行人也好,對普通人也好,應該是非常有用的。請師父為我們開示。

  答:
  
  這句話的確非常平實,可見禪宗並不是只說一些古怪的話。「步步踏著」實際上跟「一切現成」是類似的。有人認為修行一定要躲到山裡去,把兩條腿盤起來,把身體坐得直直的,把世事都擺下,才叫修行。其實從禪宗的角度來看,那只能叫作休息,不見得是修行。雖然盤腿打坐可以鍊心,但若坐在那兒打瞌睡或打妄想,那叫什麼修行?禪宗所講的修行是日常生活中的每一個時間都要很穩定、很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走路時就是一步一步往前走,腳下踩得很實在,同時也知道自己是在一步一步往前走,心無二念;這就是最好的修行。同樣地,吃飯時每一口都咬著,挖土時每一鋤都掘著,上課時每一句都聽著,與人談話時專注地對談、發問、解答,而不是天南地北問東答西;這也都是修行。所以,「步步踏著」這句話如果用於日常生活,可以節省很多時間,並能提高工作效率和品質,也會使人覺得你是非常真誠而實在的人。

本來面目

問:
  
  本來面目,是不是指在任何對立生起來以前,在任何差別形成之前的那個東西?如果是的話,這個東西,也就是這個本來面目,跟六祖惠能大師另一句話「本來無一物」是否有關聯?或者說本來面目就是本來無一物?

  答:
  
  本來面目是不是本來無一物?好像是又好像不是。眾生從來沒有成過佛,一開始就跟煩惱在一起,所以本來面目是指沒有煩惱之前的我;或是斷除煩惱之後出現了純粹智慧的功能,這叫「還我本來面目」。因此,如果說沒有煩惱之前的我叫本來面目的話,它跟本來無一物可以說是相同的。但是斷除煩惱之後,所謂還我本來面目,就跟本來無一物稍微不同。還我本來面目之後,沒有「我」的執著,沒有煩惱,可是有智慧的功能和慈悲的表現。既然有智慧和慈悲,就不能說是無一物。所以究竟有沒有本來面目呢?可以說有,也可以說沒有。有人在用功時以「本來面目是誰」來參話頭,可是如果執著於有本來面目的話,大概永遠參不透。我們眼見的、耳聞的,身體所接觸到感覺到的,以及自己的存在和環境的存在,只要心中不把它當成是煩惱,那就是本來面目。所以本來面目並不稀奇,只是未開悟之前體會不到而已。不過,知道有個本來面目也很好,這好比父母或某個有錢人用我們的名字在銀行裡存了一大筆錢,雖然看不到,但知道有錢在那兒,心中會有安全感,這也不錯啊!

曹源一滴水

問:
  
  有一天,一個和尚問法眼文益禪師:「如何是曹源一滴水?」禪師回答:「是曹源一滴水。」和尚聽不懂,茫茫然地走了。「曹源一滴水」是什麼意思呢?而法眼禪師用別人的問題作為答案去回答他,又是什麼用意呢?

  答:
  
  曹源就是曹溪,是六祖惠能的發源處,所以曹源一滴水是指六祖傳下的法脈。禪宗非常重視傳承,傳承是什麼?就是以心印心。從釋迦牟尼佛傳給摩訶迦葉起,達摩祖師再將之傳到中國,一直到第三十三代六祖惠能,惠能再往下傳,後來分為五家七宗。這五家七宗的中國禪應該都是從曹溪,也就是惠能傳下來的。
  
  其實曹源一滴水並不代表什麼,一般人把它當成法源、法脈、法系、傳承,這又變成語言的遊戲。未喝到曹源的水之前,怎麼說明也是徒然,只需告訴你「是曹源一滴水」就夠了。曹源的水是什麼滋味,只有過來人知道,如果有人喝的是另一條溪流的水,明眼人一看一聽就知道是門外話。
  
  我們可以說「曹源一滴水」並不是真的水,而是修持的工夫和對禪悟境界的肯定。到現在為止,曹源一滴水依然很重要,但是不要以為真有什麼東西叫作一滴水,這是經驗的印證而不是知識的傳授。

文章來源:

  1. http://www.book853.com/show.aspx?page=37&&id=87&cid=160
  2. http://www.book853.com/show.aspx?page=38&&id=87&cid=160
  3. http://www.book853.com/show.aspx?page=39&&id=87&cid=160
Facebooktwitterredditpinterestlinkedin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