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宗的哲理小故事18 和顏愛語 [日] 山田無文 利己利人的觀音力 進步與和諧

禪宗的哲理小故事

禪宗的哲理小故事 利己利人的觀音力

利己利人的觀音力

或值怨賊繞

  各執刀加害

  念彼觀音力

  鹹即起慈心

  即使遇到被賊人包圍,以刀相威逼“不交出錢來就要你的命”的恐怖事態,也能不慌不忙,雙手合十,口念“南無觀世音菩薩”,對方就能起慈悲之心——此說見諸《觀音經》。

  警方常說:“最近的強盜都是些生手,實際上小偷心理特別害怕,所以一出聲他就下死手。慣偷並不隨便殺人,最近盡是生手,往往草菅人命,很棘手。大家在遇到小偷時,不要驚慌,一定要沉住氣。”

  如果歹徒持刀圍上來,其實你慌他也慌。若你能沉住氣,雙手合十,口誦“南無觀世音菩薩”,對方該拿的拿了也就乖乖走人了。沒什么可拿的,對方會起憐憫心。

  有個大和的清九郎,是真宗的妙好人。一次,鄰村一個認識的人來偷東西,扛了兩袋米出來的時候,讓清九郎碰見了。清九郎說:“喂,你想要這東西?一次拿得了嗎?這么著吧,今天拿一袋。明天晚上,我把這一袋賣了錢放著,明天晚上你再來拿吧。”第二天小偷去了,果然清九郎已經賣了錢,等著把錢交給他了。鄰村這個人從此再也沒臉偷,洗手不幹了。故事見於清九郎傳,說明能用信仰的力量,正確的態度善待小偷,小偷也能改邪歸正。

  雲居國師昄依的著名禪僧,他去東海道剛好到美濃國的青野原時,遇上五個強人。青野原是遠近聞名的強盜窩。強盜說:“和尚,把你身上的衣服都留下,免你一死。”雲居和尚席地坐禪,說:“我是和尚。不能不穿衣服走路,我不能把身上的衣服給你們。實在想要,就取下我的頭,然後把你們想要的拿去。不過,我告訴你們,即使你們砍下我的頭,我也有在爾等刀下不死的東西。來殺吧!”說著,坐禪,瞋視五個強人。五人大駭:“迄今為止制伏了多少過客,從未見過如此豪膽可怖的和尚。”他們哆裏哆嗦,說:“太對不起了。原諒我們吧。收我們做弟子吧。”五個人剃度成了佛門弟子。

  如果遇上小偷,沒有信仰心的人一慌,對方也亂了方寸,往往死於非命,而如果有宗教心的人能做到遇事不慌,雙手合十,口誦“南無觀世音菩薩”,對方或許就能改邪歸正,起憐憫心,發佛心呢。利己利人即宗教,即觀音的信仰。

進步與和諧

據說四年後將在大阪府舉辦首次在亞洲舉辦的世博會,主題為“人類的進步與和諧”。這兩個命題,本來是自相矛盾。進步太快,容易破壞和諧,反之和諧徹底,容易忘記進步。

  在不斷進步的同時,還要完全保持和諧,恐怕是人類的理想,而日本的世博也想大肆彰顯這個人類的理想吧。

  進步,即單腳向前邁出,想邁出去一只腳,另一只腳就要牢牢地抓住大地。當抬起的腳落下來時,另一只腳向前進。如果抬腳叫進步,那么抓住大地的腳就叫和諧。然而,認為和諧重要而雙腳立定,就沒有進步;反之認為進步重要,兩只腳都抬起來,只能摔跟頭。一只腳向前,同時另一只腳牢牢抓住大地,才能看到人類穩健的進步與和諧。

  臨濟禪師示教:“有一人,雖在途中不離家舍。”常說科學無止境,人類的進步恐怕也沒有止境。所以,人類永遠是在中途。就像參加沒有終點的馬拉松,永遠無法滿足。如果沒有既在中途,又感覺知足的安心感,人類便得不到救贖。

  無止境的進取與對現狀知足的滿足感必須兼而有之。這就是宗教吧。抬起一只腳如果是科學,那么可以說站定的一只腳就是宗教。如果不斷開拓新領域是科學,那么安於現狀、對現狀知足知恩即宗教。科學永遠在中途,而宗教則總是在家舍。“家舍”即我家,沒有任何地方比我家更令人安心,不用客氣的地方了。

  據說贊岐(現在香川)的妙好人莊松到某寺去參拜時,也許是累了,在如來佛前一橫,睡起午覺來。和他一起來的人看見了,說:“我說莊松,你怎敢在老祖面前放肆?放規矩點吧。”莊松卻說:“正是因為在老祖面前,所以我才不外道,躺下歇歇乏。你們在老祖面前都不敢打盹,准是後娘養的。”此言頗見佳妙。對於莊松來說,恐怕世上走到哪兒,沒有不是我家的地方。

  將一切付托於如來佛,這種安定感和開眼的法悅感,會使煩惱具足、罪惡深重、一身毛病的人得到救贖,這就是宗教的功德吧。

文章來源: http://www.book853.com/show.aspx?page=52&&id=1700&cid=53, http://www.book853.com/show.aspx?page=53&&id=1700&cid=53

Facebooktwitterredditpinterestlinkedinmail

發表留言